时光荏苒

被窝言情2018-06-13 01:45:29

冬日的午阳照得人格外懒散,窝在被窝里翻滚手机里的好友动态,各色的信息在眼前快速闪过,渐渐地缓了下来,几张自拍照片被截在手机底部,仅显出半张脸来,却让我感到分外熟悉与怀念,人的记忆很奇怪,仿佛时隔久远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现有之时的事情却稍纵即逝,手指不自觉将其打开,照片渐渐明晰,正如同我对他的记忆一般,渐渐的在我脑海中扩散……

初二开学课桌表上一组倒二位置依旧显示的是我和周迪的名字,那是一个盛夏时节,夏蝉处于繁茂的樟叶之间不停嘶叫,那时的他拧着眉,屈着两根手指挑动着铁盒里的笔,水笔壳在铁盒里翻动的声音比夏蝉还要多几分聒噪感,我拿手肘冲着他那晃动的手撞了过去,指着桌上满满英文密集一起的数学卷子说:快查英语词典哪,你还要不要申请外国学校,是你考还是我考啊”。周迪喳吧了下嘴望向我说:不着急,你下周一给我就行了,你随性点。说完他掠过我愤怒的眼神看向远处的操场,柔和的光线曝在绿草茵茵的操场上,空气中流动着自由的气息,鸟儿也在枝头啼叫,好不欢乐。一道数学题刚从我下带过时,手里的笔被周迪抽掉,他露出他那两个深深地酒窝望着我,“一看准没好事,我不同意”我翻起我的白眼回敬他,他勾着腰从包里抽出那本钢琴册在我课桌上翻得哗哗作响问着:要借吗?我冲着周迪点了点头,手刚碰到钢琴册的书脚,书啪的一声就被合上回到那摸不着边的黑色书包里,那对酒窝又出现在他脸上,让我莫名的点头与妥协。

我跟着周迪遛上教学楼顶层的艺术室,那是学生吸烟恋爱的场所,我们当然属于前者,我远远的站在转廊处望见周迪倚在长廊的护栏上,口里的烟圈渐渐扩大又散在纯净的空气中,但那刺鼻的烟草味却飘荡在廊梯间,久久未能散去,我耷拉着脑袋从上往下注视着楼梯道的动静,明朗阳光打在我身上,在洁白的墙壁上显现我抖动的脚,上课铃声打断了此刻的宁静,我回头看着空无一人的长廊,又喊了声周迪的名字,可声音散在长廊里,久久未有回应,直到我走到音乐教室口,发现周迪坐在钢琴前,我皱着眉头走到他身边,他看见我后拍了拍他跟前的椅子,示意我坐下,并说:不是想学琴嘛?我学过,想听吗?,“行啊,你弹弹看看呗”我靠在琴箱旁,周迪的手在琴键上游走,传出悠旋的曲调,强烈的视觉效果与舒服的听觉享受,冲击着我的大脑神经……一首曲子过去,还是依稀感觉到余音在我脑中环绕,周迪说他并不喜欢生活在陌生的地方,成天看见一群金发碧眼的人,因为会觉得孤单。不大的音乐室,两位道路分异的孩子在畅谈未来,那时所望的天很远,湛蓝的天空充满着梦幻的色彩。

那次周五下午的分别直到周一返校的我看见抽屉里有最爱的糖果,桌上摆着最想看的钢琴书,我俩同桌以来分放最整齐的课本,已及一张毕业信息卡夹在他一直催我写的报考英国大学的数学题里时,才认清周迪是悄无声息的出国了,去追寻他的梦想,我和周迪仅以QQ的联系方式也在他出国后渐渐消失,但还是在一两年前从曾经同学口中他去了英格兰的一所名校,且在模特专业方面小有成绩,这几年内听到云云也抵不过亲自问侯来得亲切,我打开通讯窗口,手指在按键上来回敲打,有着即将上台的演讲者内心的焦虑与紧张,最终只是发出“在吗”简短两字来掩饰心底的欣喜,手机屏上反射着阳光投下的光束,光心点周迪回复的信息重合,无论是那样都刺得我眼睛隐隐做疼,只是感叹时隔多年,纯真的友情也会在时间的打磨下变薄变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