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道路设施造价联盟

离开十三年,一岁一念荣~~生前没能读懂你,后来却在心里发了芽

楼主:看戏去 时间:2018-06-19 02:00:42

小编说

昨天有人留言,想小编今晚写写柳岩被闹伴娘的事。


如果,


如果明天不是4月1日~


或许我会加入笑骂的人群,讲讲中国年轻喜剧人被潜移默化地植入二人转思想的过程。


但是。


但是今晚不行~


今晚想要留给另一个无法忘记的声音。




在他生前,我并没有真正认识他。


因为他离去太早,年少的我,还读不懂惊世骇俗背后神迹般的艳丽


因为他距离太远,只看过张国荣上海体育场的唯一一次演唱会,印下那个长发浴袍远远的身影。等我出道采访时,Leslie业已辞世。


因为他为人低调,生活细节留下得很少,只有歌声、影像,和银幕上千变万化的面孔。



反倒是他离去后——


因为那些歌声、影像和电影作品的回声,


因为「张国荣」三个字


我愈来愈好奇,愈探究愈喜欢,最后爱上了这个身影。


一颗种子,总是经过埋葬,才有了生机。


回头看看,与后来无数个被称为“巨星”的人相比,只有你,才配得上“倾倒众生”四个字。


如果是纸稿,


写到这里应该已经模糊了字迹 ,


 因为思念的缘故。


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


今日更新内容,来自纪念张国荣60岁冥诞的新书《念荣》。


由现代出版社正式出版,本号获得授权发布。


小编了解他太少,又喜爱他太多,无法写出一篇像样的祭文。


《念荣》的作者是熟知华语乐坛的演变历史的香港著名音乐节目撰稿人韩乔。


比起我们,香港人对失去张国荣的感受,与其他人是不同的。


入行二十六年,张国荣的每个举动整个香港都见到,报纸上,电视上,电影上,舞台上,他展现自己 的一个个侧面给他们看


舞台之外,他们也会在各种场合遇到他,跟他打招呼,请他签名,他开的咖啡店就在他们身边,有时候他本人也会坐在里面。


在香港音乐人眼里,张国荣不仅仅是神,也是一个可以触摸的人。


即便是这一天,本该是震惊世界的轰鸣,也在当事人各种琐碎繁杂的生活细节的叙述中,显出不可思议的真实。



那时,没有多少人知道

他已被病魔折磨得相当痛苦



4月1日。


这天理应是普通的一天,顶多又是一个普通的愚人节。


直到2003年,才第一次感觉到愚人节那既是戏谑又是残酷的存在。


从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短短几年间,张国荣做了不少事。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不在专辑、电影、电视、报纸、杂志里出现的他,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子,大家只知道他公开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他说,自己得了胃酸倒流,影响了喉咙和声带。




林青霞说,她跟他看电影,却发现他搂着她的手不停地抖。


梅艳芳说,她听说他很不开心,用尽了各种方法联络他,打电话、写卡片,却始终未能找到他。


陈淑芬说,他的身心受尽煎熬。手抖、睡不着、流冷汗,病情发作起来时所有的筋痛得好像要把他的肉都撕开来一样。


唐鹤德说,他一直很合作,有定时去看医生。


然后呢?


2002年11月,他曾经自杀,但没有成功。


那个人们看不到的他,原来已经被病魔折磨得相当痛苦。




我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看清楚香港



事发的那天下午一点钟。


张国荣和室内设计师莫华炳(Alfred Mok)在铜锣湾的Fusion餐厅吃了饭。莫华炳是张国荣寓所的设计师,两人私下交情匪浅。


跟莫华炳分开后不久,张国荣的电话号码被人拨通了。


“喂,唐先生吗?”陈淑芬拨了张国荣的电话号码,但是另一端却是唐鹤德接的电话,“Leslie在哪里?”


“他说出去走走。晚上7点钟我约了他一起打羽毛球。”对方回答。


“这样啊……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陈淑芬再次问道。


“他说他在中环一带跟朋友喝茶。”


“那好,我给他打个电话,一会我再联络你。”然后,陈淑芬挂线了。


陈淑芬的办公室在湾仔,跟中环只有两个地铁站之隔,也算是挺近的距离。她想了想,决定先打给张国荣。


手机很快便接通了,可惜接听的并不是张国荣本人,而是冷冰冰的留言信箱。


忽然,陈淑芬的电话响了起来。她取过电话接听,张国荣竟然这么快就打给她了。


“Leslie,你在哪里?”陈淑芬首先问他。




“我在中环。”张国荣平静地回答,这是个陈淑芬预期之内的答案。


“在中环干什么呢?”


“在喝茶。”


“这样啊,在跟谁喝茶呢?”陈淑芬又追问。


“不,就我自己。”这次张国荣的回应,倒不在陈淑芬的预期之内。


她笑着埋怨:“怎么自己一个人喝茶也不叫我?我在湾仔,我来找你吧。”


“不用,我要走了。”张国荣平静地推辞了。


陈淑芬没多想什么,再问道:“你要去哪里?”


“去Shopping(购物)。”


“我跟你一起去Shopping吧,可以吗?”陈淑芬主动提出。


这次,张国荣没有再推却。


陈淑芬看了看时间。他跟唐鹤德约了7点钟打球,现在去逛街的话,也没有很多时间。心里一急,她就要放下电话去找他了。


这时候,话筒另一边传来了一句话,让陈淑芬不由得停下放电话的动作。


我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看清楚香港。”张国荣说道。


这句话,就像是一滴浓缩的硫酸,无声无色地渗透,然后在作为支撑点的柱子上蛀出一个小洞来。


“你要看清楚香港干什么啊?”陈淑芬开始听出来他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张国荣没有回答陈淑芬这个问题。短暂的沉默没有令支柱倒塌,只是被腐蚀的破洞愈来愈深,即使没再注意,它也依然映入眼帘。




“你到底要走了没?还没走的话,我过来找你。”陈淑芬焦急地说。


“好啊,那你过来吧。”张国荣爽快地答应了,他人正在文华东方酒店。


陈淑芬到了酒店前厅,没见着张国荣。于是又去了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的咖啡厅。


他到底在哪里?陈淑芬焦躁地四处张望,再怎么看,张国荣还是不在咖啡厅里。


陈淑芬抓起手机,连忙按下张国荣的号码。电话接通了,当听到张国荣的声音从手机中响起时,她松了一口气。


“Leslie,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啊?”


“我刚刚出去了,你先在那边喝杯茶、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你5分钟之后在酒店门口等我,在正门



张国荣简单交代这几句话后便挂线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平静,和平常的他几乎没有任何分别,甚至是更加平静。


陈淑芬在咖啡厅等了又等,但一直不见张国荣回来,内心更加焦急了。等了40分钟,陈淑芬的手机终于响起了,她连忙接听。


“你5分钟之后在酒店门口等我,在正门,然后我就会来了。”谢天谢地,她终于听到了张国荣的声音。


陈淑芬看看时间,原来已经快6点半了,距离7点钟只剩下半个小时,于是她也没多想,立即结账离开咖啡厅。


一秒、两秒、三秒,时间踏着疲惫的脚步往前进,缓慢得几乎没人察觉,但它确实在动,而且即使它再慢也好,人们急促的脚步也从来不曾追上它。


5分钟过去了。


张国荣还是没有出现。




晚上,6时41分。


“砰!”


一声轰然巨响在耳边炸开,吓得时间几乎要停下来。至少,这一刻,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有一种时间蓦地停止了的错觉。


陈淑芬错愕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黑影倒在地上,另外一些酒店门口的护栏被砸断了。


再仔细一看,那是一个人。


在那个人的旁边,是一辆巴士。



“不好了!”陈淑芬连忙跑进酒店,把服务生叫了出来:“有交通意外,撞伤人了!就在外面!快点叫救护车!”


陈淑芬又慌忙跑了出去。张国荣随时都会到来酒店门口,他现在患上了抑郁症,要是看到那个场面难免会受到刺激,所以她决定快步跑到另一边,把张国荣的车截停下来。


然而,跑了没几步,陈淑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也许张国荣还未到呢?也许他正在堵车?陈淑芬真心祈望张国荣还未到。


于是陈淑芬拿起手机,打了给张国荣。


可是这一次,电话没有接通。


(本文摘自《念荣》一书,由现代出版社授权刊登)



本文太长,分为两部分


更多内容,请继续移步二条,了解张国荣大热歌曲《Monica》里那个神秘女性的现实投射。


抽取张国荣《缘分》电影票和纪念海报


看戏去
我们做真诚的精神福利号
关注“看戏去”微信号 ,了解第一手观剧观影信息,阅读专业圈子的剧评,抢先观看花絮,迅捷筛选目标剧。

看剧评剧集体互动。看剧之前,关于剧目的问题,尽管发过来,我们见招拆招有问必答;看剧之后,欢迎你第一时间发来评分和评论

电影票、话剧票、演唱会票定时抽奖,不费一分一厘带你去看戏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