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玫瑰侦探社之——消失的爱人

深夜奇谭2017-11-27 13:36:46

点击上方“深夜奇谭”关注,与好故事不期而遇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又见

禁止转载


当黑夜降临,这座城市就变得性感而真实。在夜色的掩护下,人们都放肆起来。


夜晚是都市人盛宴的开始,也是我们工作的开始。


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区门口,车上下来一个女人,三十岁左右,她抬头看了看面前的招牌,不确定地问手机里的人:“是这里吗?叫什么黑玫瑰侦探社的?好。”


她一身黑衣,形容憔悴,还没走进来,我已经感觉到她身上浓重的哀伤。


张北躺在沙发上看杂志,我和娜娜背对门口坐在窗台上腿一晃一晃的,只有小彦在电脑前飞快地查阅资料。他一边盯着电脑一边说:这里是19楼,你们这样坐在窗台上,就算摔不死,你们就不怕脸先着地到时候把鬼都吓得去投胎?


我转头看着他:从搬进来第一天起你就天天对我们重复这句话!你就不怕嘴巴长茧子吗?


张北张嘴刚想说什么,门铃就响了。他只好起来开门,她走进来,对张北说:我是今天白天网络预约好的,我是单素言。


单素言,城中著名电视台主持人,与富二代沈叙结婚三年,无子。我跳下窗台走近她,不知是否因为今天没化妆的缘故,气色很差,不复电视上的光彩照人。


张北已经请她坐下,她四周打量了一番,犹豫着问道:你们侦探社就你一个人吗?此问一出,张北居然有些心虚地看我一眼。我腹诽:你心虚个毛啊,本来就你一个人!


张北轻咳一声:是,单小姐,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单素言不答,沉默半响叹了口气:你看起来太年轻了,不像有经验的私家侦探!也罢,既然来了就试试看吧。


张北的脸微微泛红,我哈哈大笑说:我就说你这张脸像偶像歌手多过侦探。张北在外人面前自然不敢还嘴,不然单素言只怕以为他精神病。


“我的丈夫沈叙死了,警察判定是意外,不肯立案侦查。我婆婆为了公司股票不受影响,要求对媒体保密,过一段时间再公开,可我不信,我不信我丈夫是意外死的。那艘游艇买了好几年他一次都没上去过,为什么会突然上游艇然后醉酒失足落水?”


说到这里,单素言哽咽起来。


她整理好情绪,慢慢说:一个半月前,我丈夫突然失踪,大家以为他是心血来潮去哪玩了,他以前也这样过,直到三周前在海上发现了他的尸体。游艇的养护人员报警说游艇多日未回。这才知道他生前在游艇呆过。警察调取游艇上的监控录像才发现我丈夫曾在艇上喝酒,后来又因醉酒失足落水了。


等单素言走后,小彦把沈叙的资料给大家看:沈叙,今年32岁,沈氏集团总经理。父亲早逝,沈氏是沈叙母亲崔玉一手打下的江山。沈叙是崔玉的独子,所以他也是沈氏唯一的继承人。他三年前与单素言闪婚,据说鹣鲽情深。上面还有沈叙的全身照片,一副青年才俊的模样!


娜娜说:我们不是应该接点捉奸、跟踪之类的案子么?怎么还查上案了?


张北点头:是的,查案还是应该交给我们警察!


我摇摇头:你没听说警察不立案,死者母亲也接受了。既然找上门来我们就接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好不容易接个案子就不要往外推了。


小彦: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应该很爱她丈夫,她的悲伤浓得几里外都能感受到!


我笑:你个小鬼头知道什么爱不爱的。小彦瞪我一眼转过身去。


张北思索片刻:那好,我明天去警局看看有没有什么资料!


第二天白天,我们正睡觉,张北突然回来了,他说:收定金!这案子我们接了。


从表面上看,这件案子证据确凿,可张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根据分局传来的资料,沈叙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名叫沈夜。很小的时候就去美国上学一直没回来。关键是沈夜的母亲是崔玉的双胞胎妹妹崔兰!而且两姐妹一直住在一起。


娜娜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当务之急就是去拜访下沈氏的崔董事长。我点头:而且最好去她家里看看。张北晃晃手机:来的路上已经跟单素言约好了,今晚我以警察身份去沈家坐一会。


单素言把张北引进大宅,早有保姆迎上来泡茶,客厅左边有一颗一人高的盆栽金桔树,树上许多小铃铛。


客厅沙发上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杂志,单素言介绍:阿姨,这位是张警官,他来问问阿叙的事。妇人点点头:姐姐在书房处理公务,很快下来。


想来这人就是沈夜的母亲崔兰,娜娜皱眉:她看起来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不高兴。小彦道:这世上的人本就逢场作戏的多。


正说着,楼上下来一个美妇,看面容与崔兰几乎一模一样,然而气势完全不同,如果说崔兰安静内敛,那她就是气势逼人。


她一边下楼一边说:素言,阿叙的事警察不是已有定论,怎么又把警察引到家里来了?


单素言低头:妈,张警官只是来了解些详细资料好写报告。


崔玉点点头:好,坐吧。自始自终,她仿佛没看见崔兰一样。倒是崔兰看她下来就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趁他们交谈,我们正好到处看看。


在崔玉的书房,我无意间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两个十岁左右的男孩长得十分相似。想来就是沈叙和他的异母弟弟沈夜了,这张照片丢在一个角落,放在书桌上用相框装裱好的是崔玉和沈叙近期的合影。


看来崔玉对沈夜的心结的确很深!也是,无论哪个女人只要看到这张跟自己儿子相似的脸就会想起自己丈夫和妹妹的背叛!又有谁能轻易释怀呢?书桌的抽屉开了一条缝,我打开看了看,沈叙的护照在里面,显然被人翻动过。


娜娜去了沈叙和单素言的卧室,小彦溜进了崔玉崔兰的卧室。


这边张北在跟崔玉聊天:沈太太,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见您的二儿子回来?


崔玉皱眉:我只有一个儿子,就是阿叙。至于阿夜他是我妹妹的儿子。


张北忙道:抱歉,沈太太。


崔玉仍然不高兴地说:阿叙已经不在了,如果这时候把十几年没回来过的人叫回来,只会证实外界的猜测。不过在葬礼之前,我会叫他回来。


说这话的时候崔玉连看都没看崔兰一眼,反而崔兰在听到她的话时豁然抬头,满脸惊喜的样子。紧接着又低下头佯装喝咖啡。


张北接着问:也就是说沈夜先生十几年没回国?


崔玉不耐烦:是,我妹妹每年会去美国看他。请问这跟阿叙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张北答:啊,没什么,我只是了解一下情况。


回到侦探社,我们互相交换信息。娜娜说总觉得沈叙的卧室有点怪异,但一时想不出哪里怪。小彦说崔玉的卧室比较华丽,只能从装饰看出崔玉是个固执倔强有野心的人,这样的人对感情一般不会投入过多。崔兰的卧室布置简单,比起崔玉房间的华丽她那房间简直就像保姆间。


让我们大家觉得奇怪的是,这两姐妹关系如此尴尬,为何崔兰不干脆去美国陪着儿子而宁愿一直跟姐姐一块住?


我对张北说:你明天恐怕得查一下单素言的详细资料。


娜娜接着说:死者的DNA是跟谁做的比对,还有为了以防万一,沈夜的出入境情况也要查一下。


小彦:那个监控录像带能想办法拷贝回来我们一起看一看吗?


张北想了想:嗯,我试试看。明天我整理好资料带回来。幸亏我现在在刑警队只是个新人,不需要负责太多事,不然哪有时间给你们跑腿!


娜娜:你可不是给我们跑腿,你可是黑玫瑰的社长!赚回来的人民币我们又用不上,全都给你当老婆本了。


夜深了,我伸了个懒腰,问娜娜: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喝一杯?小彦:你这个女人怎么就知道喝?张北看着我笑道:要不我去买啤酒和烤串回来吧?我点点头:也行啊!


鬼吃东西喝酒都是一样的,我们自己觉得在吃,其实在人看来就是吸吸味道而已,实物还是留在那里。就像清明时洒落的水酒和摆放的祭品!唯一不同的就是张北,他是真的在吃啊,看他吃得那么香,我忽然悲从中来,伤心地对娜娜说:早知道活着时多吃几次烤串,现在想吃也吃不着了!


小彦狂翻白眼:我看你就是个吃货!


我不理他,继续对娜娜说:还是做人好啊,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吻谁就吻谁。话说到现在为止,我只发现了做鬼的两个好处:一个就是身轻如燕,另一个就是再也不用买姨妈巾了!


小彦一口“酒”喷出来,他鄙视地看着我:我和张北两个男的在这里,你就不能含蓄点!


我醉眼朦胧道:你算什么男的?不过一个小鬼而已!至于张北,要是我活着,或许还会顾忌,现在我们人鬼殊途,也不算男的,顶多算工作搭档。没有男女之分!


小彦气得一扔酒杯,说:不吃了,睡觉!


张北却饶有兴趣地问我:你的意思是如果你还活着就会考虑我了?


娜娜在一边含笑不语。


我疑惑道:考虑什么?喂,王彦!你一只鬼大晚上的睡什么觉?快来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在醉得睡过去之前,好像张北问了我一句什么,我没听清,只含糊着答好,好。


第二天张北带回来的消息死者的DNA是与崔玉做的亲子鉴定!而出入境管理处那边没有查到沈夜的出入境记录。至于单素言的详细资料得等两天,张北接着庆幸地说:多亏了小爱刚好在出入境管理局上班,否则没有公文,人家根本不会帮我查。


我打趣道:那小张哥哥你不是还牺牲了下色相?


张北微微脸红:蜜糖,你就会胡说八道!


小彦不耐烦:录像拿回来了没有?


张北从背包里拿出一个U盘,插入笔记本电脑,画面里沈叙西装革履背着一个爱马仕的新款包包进入游艇,脚步略有些虚浮,看起来刚刚应酬完已经喝了不少酒。他径直走进卧室,在里面呆了几分钟,出来时包包不见了,衣服换成了T恤加牛仔裤。他走到甲板上抽了一支烟,神情沮丧。


过了一会,他进入舱内打开酒柜取出一瓶红酒倒了一杯,然后回到甲板护栏前浅酌起来。这杯酒很快见底,他将酒杯扔向大海,大概这时看到手上的婚戒,取下戒指作势也要扔,终究还是舍不得收回来,谁知手一抖戒指就滑落掉在护栏外,他攀住护栏想去捡回戒指,变故就在这时发生。


沈叙落水,消失无踪。直到几天后,定期养护游艇的工作人员发现游艇一直没回来给沈叙打电话无法接通然后给单素言打电话这才报警求助。


后来警方在游艇护栏外侧的缝隙处找到了这枚戒指。


我们反复看了三遍录像,一时没有什么收获。


娜娜:沈叙为什么想扔戒指?难道他们夫妻之间感情没有传闻中那么好?


我说:那倒不一定,也许是夫妻吵架一时冲动。后来不是想捡回来吗?看来还是很看重这段婚姻!


张北:据单素言说这艘游艇他买了几年几乎从未上去过。为何他会突然上去?一时心血来潮吗?


我说:我觉得单素言没说实话,至少是有所隐瞒!


小彦说:张北,你联系一下单素言,今天我们去看一下死者。


在冷藏室,单素言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张北看她实在伤心,就让她不要看,我们几个打开冷藏柜,我和娜娜忍不住想吐。在海里泡了那么久,尸体严重腐烂。张北和小彦两个倒是淡定得很。


出来后,单素言眼圈发红,神情悲凄。张北安慰道:单小姐,死者已矣,你节哀。


可能为了转移话题,张北问:听说单小姐这段时间请假没去电视台?


单素言微微顿了顿:是,我现在的状态无法工作。


这时街头的LED电视屏正在播放娱乐八卦:好,我们来看下一条消息:著名主播单素言连续三期缺席“美丽有约”的录制,日前有记者拍到她的座驾出现在一栋大厦门口,据知情人透露,单主播根本没有朋友住这一区。


只见她边打电话边上楼,这栋大厦八楼就是业界著名的妇产科医师秦红的个人医院,也不知道单主播是不是有好消息传来?不管怎样希望她早日为沈氏诞下小接班人!好,下一条!


我们看了看新闻,发现正是来侦探社的那天晚上被拍到的!看来狗仔们对她很关注。


单素言戴着大墨镜的脸也向着屏幕,在听到主持人说她怀孕时,她的脸上居然露出嘲讽的微笑!


娜娜盯着远处的婚纱店发呆,我打趣:我们娜娜是不是想穿婚纱了?


单素言问张北:张警官,你去哪?我送你吧?张北刚想拒绝,我拍了下他,他就答:那麻烦你了。


到了楼下,他们都下了车,我冲他们挥挥手,说:你们先回去,我晚点过来。我跟着单素言回到沈家,她进门直接回房间。我跟进去看着她,她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发呆,渐渐地又哭了起来。


我不忍再看,正准备出去,突然发现她脚边有张照片,两个身穿学士服年青男女的合影,女生就是单素言,男生不知道是沈叙还是沈夜。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崔兰房间看一眼,果然跟小彦说的一样,布置十分简朴。


此时里面正好没人,床头柜上有一个老式怀表,怀表里嵌着一张黑白老照片,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在照片上微笑着。


正在这时,脚步声传来,我赶紧把怀表还原,避到一边,崔兰走进来了。她拿起怀表看了一眼,叹口气,放下它坐在桌前开始用钢笔写字,我凑近看,发现是苏轼的一首悼念亡妻的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看来崔兰在想念沈夜的父亲了,虽然我觉得小姨子勾搭姐夫不应该,但想来必是真爱,否则在那个年代未婚生子是多么大的打击。


回到侦探社,娜娜大叫:蜜糖,我终于想起沈叙的卧室有什么奇怪了,他房间没有一张照片,夫妻俩的合影或者婚纱照不管是桌上还是墙上都没有。这不是太奇怪了吗?他们夫妻这么恩爱怎么一张合影都没有。


我说:可是我刚刚在那里看到一张照片。只是我不能肯定照片上的到底是沈叙还是沈夜。


小彦:看来只有等单素言的资料到了才能知道更多情况了。


张北看着我:以后你还是不要一个人行动,万一再出现上次那种情况怎么办?

我满不在乎地晃晃脖子上的吊坠说:不是有高智商的某只送的宝贝吗?你放心。


这几天小彦又在重复观看沈叙死前的录像,突然他指着屏幕上沈叙背包里露出的一小点红色物品说:你们看,这里露出了这一点,再看他捡戒指时他的牛仔裤口袋里也露出了一块相似的红色。


张北沉思:看来需要把视频截图做详细分析。


小彦说:交给我吧!


单素言的详细资料到了。我们决定约她见一次面。单素言这次来得很快,脸色虽然依旧苍白无血色,但精神状态要好了一些。


张北开门见山:单小姐,你委托我们侦探社的事我们有了一些新进展。可是你似乎有些事没对我们说真话。


单素言犹豫了一下说道:张警官,我想取消这次委托好吗?钱我会照付,也会在网站上给你们好评,案子就这样结束吧?


张北: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单:也没什么,就是既然警察已经结案,我婆婆也准备给我丈夫办葬礼了,我想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吧?


张北沉默了一会,缓缓道:单小姐,我们查到你曾经去美国留学三年,期间跟沈夜先生曾是男女朋友。


她有些激动:就算我曾跟阿夜谈过恋爱那又怎样?我现在要终止委托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张北:单小姐,你不要激动。先喝杯水吧。


张北起身给她倒了杯水,等她情绪稍稍平复,张北继续说:单小姐,让我来猜一猜,你现在之所以要取消交易,应该是沈夜先生跟你联系了吧?


单素言震惊:你怎么知道?


张北微笑:我本来只是猜测,你现在证实了!


单素言低下头,


张北接着说:单小姐,你为什么会担心死者是沈夜?不是说他十几年没回来过吗?


她沉默。


张北:你可以考虑后再回答,我已经让我的同事去查沈夜的出入境记录,相信很快会有结果。我还想问的是,他是怎么联系你的?


她答:他给我发短信了。


张北:那你怎么知道用手机给你发短信的一定是他?


单:他曾说过,这个号码只有我知道。


张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死的那个是沈夜,那现在跟你发短信的也许只是某个知道你们关系并且知道沈夜已死的人?


单素言摇头:你的意思是沈叙?不可能,我前一段时间偷偷拔了我婆婆的头发又做了一次DNA,昨天刚拿到报告,显示死者就是沈叙!


张北:我没说那个人是沈叙,为什么你会认为是沈叙?


单素言又低下了头发。


张北:也就是说你来找我们替你查你丈夫的死因根本不是因为你认为你丈夫的死有可疑,而是因为你本来以为死的那个是沈夜,你爱的其实是沈夜,你认为你的爱人是枉死的,但苦于没有证据,所以才来找我们对吗?


单素言沉默了。这一次张北也不再说话。单素言沉默了许久,才下定决心似地说:


我也不知道这件事该从哪里说起,在美国的时候我跟沈夜本来十分相爱,可后来为了我要回国工作,他怎么都不肯跟我一起回来,我们大吵一架,就分手了。


回国后我事业顺利,很快有了点小名气。在一次应酬中认识了沈叙,他对我展开追求,我因为他跟阿夜长得很像也没有坚决拒绝他,有一次他趁我喝多了强暴了我。


清醒后他十分后悔,我是基督教徒,婚前是不能发生性行为的,所以那是我的第一次。沈叙十分感动,第二天就跟我求婚。我当时想事已至此,我既然已经不能跟阿夜在一起,那就嫁给沈叙好了,毕竟他俩那么像。那时候我们才刚刚认识两个月。


她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刚结婚时我们也还相安无事,可后来沈叙不知从哪知道了我跟阿夜的过去就经常打我,有一次甚至问我的处女膜是不是修复过,自那以后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一个多月前,阿夜突然回来了,他约我见面,我们就又在一起了。当然是瞒着沈叙,他是用的假护照偷偷回来的。可沈叙知道了,他跟阿夜两个人打了一架。可能为了掩人耳目,就约好晚上在游艇上解决这件事。那晚过后我就再也没见过这两个人。这段时间我一直忐忑不安。


张北问:也就是说,所有变故就在那天晚上。可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单小姐,我能问问沈夜在短信里跟你说了什么吗?


她点头:他说他很快就可以回来,让我等他。


张北:看来是你婆婆要他回来。这些年为什么沈夜不回国呢?


她答:我曾听他说过他的母亲和大姨都不准他回国。而他也乐得不见她们!另外,我听我婆婆说希望沈夜能回来继承沈氏,再怎么说,沈夜终究还是姓沈。所以我才想终止合约。


张北沉思了片刻:那沈叙的丧事定在什么时候办?


单素言说:一周后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布我丈夫身故的消息并介绍沈夜给大家认识,接着就举办丧礼。


张北点头:好,既然如此,不如等丧礼办完后我们再终止合约好了。


单素言表示同意。


我说:张北,你问问她崔兰的事。


张北:能谈谈沈夜的母亲崔兰吗?


单素言有些迷惑:阿姨她有忧郁症,这些年一直吃药控制着。我婆婆因为她跟我公公的事一直不喜欢她。其他的倒没什么。


张北:还有一件事,你第一次来的时候说沈叙的游艇买了几年都没上去过,是真的吗?


她点点头,张北:既然他不喜欢游艇为什么要买呢?


她答:我听阿夜跟我说过,他和沈叙两人小时候溺过水,后来两人就都怕水。


我认识沈叙时他刚刚考上游艇驾照,他说他以后是沈氏的掌舵人,不能有弱点,所以他去学开游艇,希望可以克服这个弱点但游泳一直没敢学。


她走后,张北问:你们怎么看?


娜娜:看来我们只有一周的时间了。


我:张北,叫你的小爱用沈夜的照片查一下出入境记录。尤其是出境记录,最好能把他的出境照片给单素言辨认一下。


张北认真地纠正:小爱就是小爱,她不是我的!


小彦:另外还得查一下沈叙生前的活动轨迹。我想去沈叙公司办公室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张北点头:嗯,我们分头行动吧。


我跟娜娜小彦一起来到沈氏集团位于城市中心的大厦,总经理办公室位于28层,董事长室就在29层。总经理不在,就意味着所有需要总经理签字的文件移给了董事长,所以28层的员工们更加不敢放松精神。


办公室临街一面全玻璃打造,站在那里低头就可以看见整个城市川流不息的车辆。我感叹:有钱人真爽!在沈叙的办公桌上有一张某著名健身会所的VIP卡,有钱人健身保养再正常不过了。小彦坚持要去会所看看,于是我们又只好前往会所。


爱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我跟娜娜现在就靠在会所前台一边看帅哥一边听前台美女聊八卦。A对B说:你说最近怎么没看见沈氏的沈大公子来啊?B小声说:你没听说吗?官方消息是沈大公子休年假出国了,而传闻沈大公子已经在海上出意外死了。我有个表姑的侄子的邻居的亲戚是在海边捕鱼的,听说亲眼看见打捞呢。


A:沈公子前一阵不是报了奶牛教练的游泳课程吗?怎么就出事了?你说该不是奶牛整天上课光顾着跟沈公子你摸我摸没正经教游泳吧?


B含笑道:你别瞎说,不过沈公子也挺神秘的,每次学个游泳还要包场,大家还以为奶牛要被金屋藏娇呢!沈氏可是上市公司呢,听说崔玉董事长就只有这一个儿子!这么大的家业岂不是后继无人!


A:我们就别操心别人的家业了,还是看看老板什么时候给我们涨工资吧……

沈叙曾经报过游泳课程,这件事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小爱传回来的照片单素言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沈夜,张北就只好让她安心等待。


过了两天,突然接到单素言的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崔玉要求她先搬出沈家,因为她们老家的规矩是丈夫过世的女子不能与未婚男子在葬礼前有接触,而沈夜这两天就要回家了。单素言父母都在美国,她只好暂时搬进酒店居住。


第二天,沈夜低调回了沈家。


沈夜在美国时就有晨跑的习惯,于是在沈氏集团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早上,张北借了一辆车在小彦的陪同下开往沈家附近的路段。可能是他不常开车的原因,一不小心蹭倒了正在晨跑的沈夜,张北十分紧张,坚持要带沈夜前往医院进行检查。直到X光证明沈夜并无大碍后,张北才送他回了沈家。


当天晚上,张北带着单素言走进了沈家,当然还有我们。崔玉看着两个不速之客毫不客气地说:张警官,虽然我们沈家不算什么高门大户,你这样擅闯民宅好像也违法吧?


单素言声音沙哑:妈,张警官是我的朋友。


崔玉厉声道:我还没说你呢!你回来干什么?办完葬礼你也要给我滚出去!整天给我招惹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要不是你,阿叙又怎么会出事?


张北微笑道:崔女士,你不必发怒,我说完话自然会走。


这时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崔兰也开了口:是啊,姐,你不妨听听张警官想说些什么!


崔玉恼怒地瞪向崔兰,终于不再说话!


张北瞬间柯南附体,他转过身对拿着一杯红酒的沈夜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沈叙先生还是沈总经理?


“沈夜”吃惊地看着张北。崔玉喝道:你在胡说什么?


张北摆摆手:稍安勿躁,崔女士。你不妨听听我这个不三不四的人分析地对不对?


他清清喉咙说:


沈夜偷偷回国想来找单素言,谁知发现心上人琵琶别抱,伤心之下大醉一场,单素言本就深爱沈夜,心中愧疚,两人重温旧梦,不知为何被沈叙知道了,愤怒的沈叙与沈夜大打出手。


两个男人相约晚上去游艇上解决此事,谁知在游艇上两人一言不和又发生了争执,沈夜跌落大海。自此消失无踪。闯了大祸的沈叙失魂落魄地找到母亲崔玉,崔玉虽然恨儿子不争气,但事已至此,她当然要选择保护儿子。毕竟一个坐过牢的富二代想要接手企业,是很难通过董事会的。


于是母子俩就策划了一出好戏,他们首先把前一天的录像销毁,接着沈叙自导自演了一场醉酒跌落大海身亡的戏有意让监控录像拍到。然后又利用沈叙沈夜二人十分相像的事使用沈夜的假护照回到美国。一切看起来那么天衣无缝!


“沈夜”饶有兴趣地问: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约在游艇上?


张北:其实你对沈夜早就怀恨在心,他妈妈上了你父亲的床让你母亲伤心至今,他又占据了你妻子的心。因为你们小时候曾经溺过水,大家都知道你们最怕水。你为了算计沈夜,甚至特意到学了游泳!而真正让我怀疑死者身份的是这个。


张北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折叠好的红色物体,他说:我们反复观看你的那个坠海视频,最终在你的背包和裤子口袋看到一个红色物体,经过技术处理看到这个logo,相信你很眼熟,这是英国知名品牌救生衣的logo。


我相信你是因为对水根深蒂固的害怕导致你为自己准备了救生衣!而一个意外落水的人又怎么会为自己准备救生衣呢?


至于为何先后两次DNA检测都显示死者跟崔玉有亲子关系,起初我以为是因为崔玉和崔兰是双胞胎的缘故,但我咨询了司法鉴定的专家,他们都说即使是双胞胎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沈夜也是崔玉的儿子。我说得对吗崔兰女士?


崔玉和沈叙都震惊地看着张北,而崔兰脸上有着奇异的笑容:是个聪明的年青人,三十二年前,我也像你这么年青,可惜的是我有一个孪生姐姐,她从小比我聪明会读书,虽然我们俩长得一样,但我父亲总是说只要一眼就能分出我们,聪明的是崔玉,蠢的那个就是崔兰。


我也认命,谁让我处处不如她呢?可是赵邺,我的邺哥哥,他是我先认识的,也是我先爱上的,可他也喜欢崔玉。他和崔玉处对象以后,我偷偷去找过他,问他为什么我跟崔玉长得一模一样他不喜欢我却要喜欢她?他只是笑笑说阿兰以后你一定也会找到真心爱你的人。后来我也死心了,谁让姐姐那么优秀呢?


可是沈建国突然出现了,沈建国父母早亡,他做一些投机倒把的小生意挣了些钱,他向我父母求娶姐姐,我父母都是穷怕了的人,看他出手阔绰答应了。


那个年代还很保守,女孩子们谁都不敢不听爸妈的话,我知道了就赶紧跑去找邺哥哥,谁知道邺哥哥只是摇头苦笑。后来崔玉就抛弃他嫁给了沈建国,崔玉出嫁那天,邺哥哥就喝药自杀了。


从此以后我就恨,邺哥哥那么爱她,可她却爱沈建国的钱!他们结婚后我借口离单位近故意住到了崔玉家,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沈建国,就在崔玉发现怀孕时,我也怀孕了,沈建国没办法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崔玉!崔玉一气之下就搬回了娘家。


沈建国因为投机倒把被警察抓了,后来在看守所想逃跑,警察追他的时候,被摩托车撞死了。


我是无所谓,我反正不爱他,可崔玉大受打击干脆就不回来了。


快到了预产期的时候,崔玉回来收拾东西,我们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吵着吵着两人都动了胎气,那时候没电话,又是上班时间左邻右舍也没人,我们就在客厅地上痛得嗷嗷叫。


我先生下了个女婴,生下来就没气,我转头一看,崔玉已经晕过去了,在她脚边还有个男婴在啼哭,我看着她就想起惨死的邺哥哥,于是就把那个死婴抱过去,放在她脚边,再把男婴抱起来想离开沈家,谁知道可能我太虚弱一转身没走两步就晕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已经在乡镇医院,我父母也来了,其他不知内情的人都说俩孩子长得真像。我父母一直黑着脸,原来崔玉在我晕了之后又生了一个男孩,大家都以为我怀里的是我生的。我未婚先孕是父母的耻辱,出院后没两天就把我跟孩子都赶了出去。


说到这里,崔兰对崔玉哈哈大笑:阿夜小时候每次你一看到他就生气,而我心里就觉得高兴!后来他越长大越像阿叙,我怕你会怀疑,那时候你生意越做越大,也有钱了,所以我就求你送他出国上学,你那时候忙着公司上市,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其实我也多虑了,你每天忙到凌晨才回家,天不亮就走了,我敢说你儿子们上初中还是小学估计你都不清楚。你知道吗?是我告诉沈叙他老婆在跟阿夜鬼混,我就是要看你这个样子!


你的下场还不够惨,你不是最爱你的公司吗?我要你的儿子们互相仇视甚至残杀,我要你失去你的公司,我要一直跟你住在一起恶心你,让你看到我就想起你那死鬼丈夫曾经爬上我的床,我要让邺哥哥在九泉之下能够开心


崔玉看着她,渐渐有了泪水:阿兰,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恨我,否则我就会早点告诉你,当年不是我爱慕虚荣抛弃赵邺,而是因为赵邺他……


崔玉顿了顿,仿佛接下来的事很难说出口似的,她慢慢地开口:赵邺或许是因为受不了我转嫁他人而自杀,但是我跟他分手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天我去找他,我说我不要嫁给沈建国,要他跟我一起走,去大城市打拼,他不肯,我再三逼问,他才坦白因为他妈妈怀他时想要个儿子就听信江湖术士的话吃了转胎丸,导致他生出来就是双性人,虽然他父母还是把他当儿子养。


崔玉顿了顿接着说:他是我的初恋,我怎么接受得了?后来我心灰意冷之下就嫁给了沈建国。


崔兰捂住耳朵,不,这不可能,你在说谎,你在找借口!你可真是个恶毒的女人,为了自己开脱就这样污蔑邺哥哥,可怜他一片痴心竟然在死后被你这个女人糟蹋!崔玉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阿兰,我说的都是真的!


不!崔兰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这时,“沈夜”却得意地笑道:既然如此,那你要怎么证明我是沈夜还是沈叙呢?

张北:我想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你还记得今天上午你曾到医院做过一次全身检查吗?


“沈夜”:那又怎样?


张北:沈夜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因为一次意外曾在左腿膝盖骨里装上钢钉,他上大学后因为想参加篮球社就向学校隐瞒了这件事,所以他的档案里没有记载。

但单素言却一清二楚!


沈叙怒不可遏,恨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说着就要向单素言扑过来,单素言一直呆呆地站在当场。张北一把抓住他然后转头对着那颗金桔树说:前辈,再不进来,我就抓不住了。原来他让小彦装了微型摄像头在这颗树的铃铛里。


这时几个警察走了进来,给沈叙带上手铐,其中一个拍着张北的肩膀说:小子,不错啊!


第二天,电视上正在直播早间新闻:本台刚刚得到的消息,沈氏集团董事长涉嫌妨碍司法公正和包庇罪被带走,沈氏总经理沈叙也被控与一桩命案有关被带走协助调查!原定于今天的沈氏集团新闻发布会也因此无限期延后。本台将继续关注事件的发展!


张北在警局呆了一晚上回来关掉电视就躺在沙发要睡觉。娜娜正在数单素言网上银行转来的钱到底有几个零,我问小彦: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一只什么鬼吗?


小彦不解地看着我,我说:你真当我蠢得无可救药吗?我问你,我的这个吊坠是怎么做的?你为什么可以溜进沈家装摄像头?难道这个摄像头也有符咒可以隐形吗?还有,为什么张北昨天去蹭沈叙一定要带上你?为什么带上你就能保证不会真的撞倒他?现在能自己告诉我们你到底是谁吗?


小彦说:我不想骗你,可我真的不能说。


我点点头,微笑:好,你很好。说完转身就从窗户跳下去,王彦大惊:你个蠢女人!说时迟,那时快,他也跳了下来在半空中抓住了我。然后慢慢往上飘,我呆呆地看着他,就在刚才他跳下来的一霎那,他的整个身体都舒展开来,就好像一瞬间从十岁男孩就长成二十岁少年的模样!


我只来得及说一句:原来你是天山童姥啊!


深夜奇谭为【每天读点故事APP】旗下悬疑故事公众号


按二维

安卓、iPhone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