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为什么电影魔兽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电影魔兽2018-06-19 14:24:01

历经十余年征途,电影《魔兽》才和我们见上面。


转眼间,第一部魔兽电影也已经上映快半个月,小兽隐隐有点担心,


按照暴雪一贯的尿性,不知道下一部是不是又得等十年了,泪目。



电影上映后,也获得来自各方不同的评价,无论如何,我们是时候来深入了解下:


第一部魔兽电影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为了可以满足各种观众的口味?


为了不了解魔兽的观众也能看懂电影魔兽?


为了没玩过游戏的观众也能体会得到异世界的文化?

 

下面,就让我们跟随美国作家-丹尼尔·华莱士的文章,


一起回顾下电影《魔兽》诞生全过程!



文/丹尼尔·华莱士(美国)   译/windleavez (本文经译者授权发布)


从暴雪娱乐的战略游戏,到传奇影业的鸿篇巨制,《魔兽》系列一直蕴藏着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


两大阵营都视自己为勇士,无论是人类、矮人、精灵以及其他艾泽拉斯种族组成的联盟,亦或是由德拉诺兽人发起的部落。




电影《魔兽》的导演邓肯·琼斯说道:


“如果你是玩家,就会知道无论身处哪个阵营,都可以成为英雄,这正是游戏极具感染力的地方”


在影片中,艾泽拉斯陷入了危机。多年以来,各大种族共同分享这片富饶的土地,无论是暴风城的人类、铁炉堡的矮人还是居住在森林里的精灵,各大种族都是如此。在暴风城国王莱恩的统治下,艾泽拉斯一片祥和的景象。

 



入侵的兽人打碎了脆弱的和平。


堕落的术士古尔丹和大酋长黑手说服部落离开他们日渐衰败的家园德拉诺。


古尔丹开启了通往黑色沼泽的传送门,兽人掠夺者焚毁了艾泽拉斯的哨塔,四处抓捕奴隶来献祭。

 

由国王莱恩和指挥官洛萨率领的人类王国,决定肩负起使命。


暴风城士兵挥舞起手中的长剑,抵御部落的入侵,他们恳请备受尊重的大法师麦迪文和学徒卡德加使用魔法来防御外敌。




但兽人也有自己的英雄,霜狼氏族的杜隆坦质疑古尔丹的决定是否明智,他试图找寻解决之道,为自己初生幼子的未来找一条出路。


与此同时,半兽人迦罗娜在两个世界中挣扎不定。双方能否迎来和平?还是部落与联盟会两败俱伤?

 

“为了保护家人,你愿意付出多大代价?”


琼斯问道:“这一主题贯穿了整部电影,无论是杜隆坦抑或洛萨,对立双方都在思考这一问题。两个正直的人分属不同阵营,他们之间会产生怎样的冲突?一切又都是如何发生的?”




电影《魔兽》需要覆盖比游戏更广的受众,传奇影业总裁、首席创意官兼《魔兽》电影制片人乔·贾希尼如此表示。“我们的商业模式是提供体验,”


他说。“这样的世界如果仅仅局限于影视或者小说中,就实在太不应该了。”

 

挑战在于如何将游戏世界融入电影中,给观众带来普世的体验。


即便观众没有在游戏中扮演过兽人或矮人,他们也能够完全融入影片之中,因为感情是不分媒介的。




在罗文的合伙人亚历克斯·加特纳看来,像《魔兽》这样的恢弘巨制一定会让观众迫不及待。“这部电影要打造成一部大片,所以我们必须构建起一个世界,”


他说,“一开始,我们专注于场景设计。我们知道,制片团队会创造出前所未见的世界。”




邓肯·琼斯专注于故事本身,他相信技术问题终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制作人员的天份迎刃而解。“这是一部将对立双方等而视之的战争电影,因此必须解决几个重要问题,”他说。


“为什么人们要彼此交战?交战的理由是否足够充分?”



▍选择阵营



艾泽拉斯世界首度登场,是在暴雪娱乐于1994年推出的电脑游戏《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里。厚重的世界观与游戏玩法一样引人注目。


通过即时战略玩法和联机任务,游戏爱好者从这个满是兽人、人类、矮人、精灵、狮鹫和巨魔的国度里发现了众多秘密。


富有深度的叙事回荡在游戏的字里行间,其主题一直延续到后续作品中:


凡事皆有两面。




2004年发布的《魔兽世界》是一款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包含两块完整的大陆。


不同于系列的前几作,《魔兽世界》允许玩家和朋友一起游戏,组成公会、结成团队南征北战。


游戏将阵营一分为二:


血性的部落和勇敢的联盟。




“我们都知道《魔兽世界》品质出众,但从未想到会如此流行,”


莫海姆说。“玩家喜欢游戏的背景故事,喜欢游戏的世界设计,喜欢游戏的质感与风格,喜欢有如此之多值得探索的地方。这是魔兽沉淀十年的结果,也是我们创作的源头。”




《魔兽》系列虽然横跨两种游戏类型,但想要飞跃到电脑屏幕之外,似乎仍然是一项艰巨的挑战。据莫海姆所言,暴雪从第一天起就在计划了。


“我们在1991年成立公司时,就想把游戏和电影结合起来,”


他说,“我们希望创作出游戏之外的作品,在第一代《魔兽争霸》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款游戏有改编成电影的潜质。”




帕尔多深知,想要找到一份既能吸引观众又能保持品牌真谛的剧本,需要做许多工作。“挑战之处在于,《魔兽》的世界观可以改编成上百部电影,


他说。“你必须明确重点。我们总是想要涵盖更多的概念——我们甚至想加入血精灵,因为血精灵的玩家很多。”




主管故事和品牌拓展的暴雪高级副总裁克里斯·梅森补充道:“游戏迷总在问,矮人的电影什么时候拍?巨魔的电影什么时候拍?我的角色能不能出现在电影里?摄像机摆在哪里可不容易决定,因为玩家看待世界的视角太多了。”




乔·贾希尼是传奇影业的总裁兼首席创意官,也是带领《魔兽》走向银幕的关键人物。


他说,“暴雪给予我极大的信任,我则尽力去寻找最靠谱的编剧、导演以及剧组合伙人。”

 

前暴雪首席运营官保罗·萨姆斯优先与传奇影业的贾希尼商谈,他们已经叩响了好莱坞的大门。“贾西尼、克里斯·梅森还有我,以及工作室的主管、制作人、指导开了差不多150次会,想要找到能带领团队,将游戏搬上银幕的合适人选。”




然而萨姆斯在与传奇影业的CEO托马斯·图尔初次会面后,两人一拍即合。

 

“从游戏到电影?那可不容易,”


图尔承认道。“但是暴雪的世界观和美术设定,显示出他们深谙创作角色和神话的要诀。”




2006年5月9日,暴雪娱乐与传奇影业宣布着手开拍《魔兽》电影。激动的游戏迷仔细分析了新闻,担心方向会出岔子,导致影片面目全非,有违原作。

 

“在传奇影业,如果我们自己不是原作的拥趸,就不会开拍,”


图尔解释道。“电影行业的风险很高,一方面你要合理控制成本,另一方面你要用镜头去创作,思考什么会让观众兴奋。”

 

当你拿到了《魔兽》这样的品牌就更要小心,要在尊重原作和带来新意之间把握平衡。





公布《魔兽》电影后,传奇影业与暴雪娱乐共同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既要让玩家满意,又要拓展更广阔的用户群。尽管原作流行全球,但对于许多电影观众来说,这依然是他们一次接触艾泽拉斯,如果传奇影业打算把《魔兽》的世界搬上大银幕,就必须赢得全球影迷的共鸣。



▍接受挑战



经过六年的摸索,电影《魔兽》急需一位远见卓识的导演,将艾泽拉斯转换为鲜活的影像。

 

邓肯·琼斯和他的制片伙伴斯图尔特·菲内甘,都出身伦敦的广告行业,他们拍摄广告筹集资金,在2009年推出他们的首部长片——科幻电影《月球》。

 

作为游戏爱好者,琼斯和菲内甘将目光瞅准了《魔兽》。“就算在2005年,我俩首次合拍广告的时候,我也经常用剪辑视频的机器玩《魔兽世界》,”菲内甘说。




2011年,两人的第二部长片《源代码》公布,这让他俩认识了传奇影业的乔·贾希尼。琼斯和菲内甘自认为他俩是拍摄《魔兽》的不二人选。在琼斯证明了他对《魔兽》系列的深刻理解之后,他很快就加入了剧组。

 

“传奇影业把他们还在撰写的剧本交给我和琼斯,但那个故事太以人类为中心了,”


菲内甘说。“琼斯建议从两个视角来讲故事——


一个人类英雄和一个兽人英雄。

 

琼斯认为如果厚此薄彼,就不像《魔兽》了,“我是玩着这个游戏长大的,我很明白世界观里两大阵营的定位,”


“这不是什么正义对抗邪恶的故事,只是双方的英雄从不同的立场看待事物。”




核心问题是如何让两大阵营的玩家都感到满意。


“我们认为应该五五开,一红一蓝,部落和联盟,”


梅森说道,“玩家分成了两个阵营,我们希望影迷也一样。但不断有人告诉我们,没人在乎这个,影迷只想把自己幻想成俊俏的主角,没人在乎什么怪物。所以琼斯第一天过来的时候,我们完全没想到他能快刀斩乱麻地解决问题。”




查尔斯·利维特和邓肯·琼斯的新剧本团队重写了剧本,标签是“冲突”。


“我认为冲突取决于人们生存的环境,而不是因为某一方比另一方更高尚,”


琼斯解释道,“我的剧本就基于这一想法发展而来。”

 

值得注意的是剧本所选择的时代背景。《魔兽》发端于兽人与人类的第一次战争。这场冲突奠定了艾泽拉斯的政治格局,是1994年第一部游戏的剧情。




“我们当时正在寻找新的方向,回到起点让我倍感兴奋,”


克里斯·梅森说。“如果你要翻拍《哈利·波特》的小说,会从第一本开始,对吧?我的直觉告诉我,不应该直接跳到《魔兽世界》那个百花齐放的年代。”

 

我们应该回到30年前,从人类和兽人的第一次冲突开始。这样我们才能述说两大阵营的起源,看看一切都是怎么开始的。”




2013年1月,暴雪娱乐和传奇影业公开宣布,邓肯·琼斯将成为《魔兽》电影的导演。

 

“我们喜欢和才华横溢的电影创作者合作,他们能够创造出真正的电影和真正的角色,”


托马斯·图尔说。“琼斯热爱《魔兽》的游戏,熟悉《魔兽》的历史,但他也能和我们一样从影人的角度去思考——用演员和电影美学呈现出游戏的激情。”




当影片制作驶入快车道后,暴雪依然密切关注着影片动向。“父母总是最关心孩子的,”


乔·贾希尼说道。“如果想要孩子健康成长,双方就必须紧密合作。”



▍寻找组队



琼斯既是一位影人,也是一名玩家,可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游戏要改编成电影并不容易。

 

“我算是热爱游戏的电影人,可以说是全情投入。但最紧迫的问题就是,如何在有限的预算下拍摄如此大规模的影片。”




传奇影业和他们的合作伙伴亚特拉斯娱乐必须尽快决定投入多少预算。按照传奇影业的托马斯·图尔的说法,他们的口头禅是“足够多,往往意味着不够多。”

 

执行制片人布伦特·奥康纳收到剧本后,加入了剧组。他的任务颇为艰巨,决定如何拍摄这部恢弘巨制


“我的工作是确保导演可以得到一切工作室没钱提供的东西,”他说。




“我要和制片经理以及各部门主管通力合作,确保拍摄所需一切就位,包括道具、建筑、布景、摄影器材和摄像机——基本囊括了从开拍到收工之间所有要花钱的东西。”

 

罗文开玩笑说,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钱和时间永远不够。”




邓肯·琼斯没有被挑战吓倒,开始为影像制作寻找合适的人选。艺术指导加文·巴奎特和视觉特效总监比尔·威斯登霍佛的加盟,为影片提供了良好的开端。

 

巴奎特参与过《星球大战》前传电影的制作,


威斯登霍佛则凭借2012年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赢得小金人。


两人肩负着电影《魔兽》的视觉效果,巴奎特主要负责前期制作,威斯登霍佛主要负责后期制作。




在起步阶段,巴奎特和威斯登霍佛的组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他们赋予了这部电影史诗般的影像。

 

“是他们让我了解到应该制作什么,又如何通过特效加以强化,”


琼斯解释道,“我们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地讨论:哪些地方要搭建出来,哪些地方用数字延展?哪里要用到动物,哪里要用到化妆?这就像是用不同的食材,炖一锅白灼秋葵浓汤。”




要让奇幻电影的场景表现出年代感,艺术指导巴奎特的角色至关重要。“我的任务是设计出背景、布景和场景,通过一切方式来强化故事的精神内核,”

 

“《魔兽》是一个知名的游戏系列,拥有强烈的视觉风格,我和琼斯一起,将游戏世界转化为电影世界。”




幸运的是,威斯登霍佛熟知《魔兽》的里里外外。“我把自己的玩家经历融入进去,”


他承认,“加入了许多玩家会喜欢的小彩蛋。”




▍招兵买马



“游戏怎么说,电影也怎么做,”


邓肯·琼斯一直在强调这点。“系列的第一款游戏是《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我们也以此为核心。”

 

然而以兽人为主角,意味着惊人的技术挑战,不大规模运用 CG根本无法完成。业内驰名的工业光魔承担了大部分工作。




“如果要让观众买账,就必须大规模运用动作捕捉,让技术逼近极限,”


琼斯说,“工业光魔无疑是最佳选择。杰夫·怀特是一名CG生物专家,制作过《复仇者联盟》系列中的绿巨人,我认为他对于制作CG生物有独到的见解。”

 

兽人的选角和人类的选角一样重要。“我们拥有出色阵容,”


 斯图尔特·菲内甘说。“我们在选角导演玛丽·芙琉的协助下,挑选有天分的演员来出演兽人。我认为能聚齐当前的阵容是件非常幸运的事。”




艾泽拉斯人类原住民,演员有饰演英雄洛萨的崔维斯·费米尔(《维京传奇》)、


饰演巫师麦迪文的本·福斯特(《决斗犹马镇》),


饰演莱恩国王的多米尼克·库珀(《美国队长》)、


饰演塔利亚王后的鲁丝·内伽(《僵尸世界大战》)、


以及饰演法师学徒卡德加的本·施耐泽(《骄傲》)。



对立一方的部落,演员有饰演杜隆坦酋长的托比·凯贝尔(《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


饰演他忠诚卫士奥格瑞姆的罗波特·卡辛斯基(《环太平洋》)、


饰演黑手的克兰西·布朗(《肖申克的救赎》、


饰演黑暗术士的吴彦祖(《木卫二报告》)、


以及饰演半兽人迦罗娜的宝拉·巴顿(《碟中谍4:幽灵行动》)。


上述角色中除了半兽人迦罗娜,其他都需要用数字替身。




“游戏的冲突不是角色与角色之间的,而是阵营与阵营之间的,是部落与联盟之间的,”


亚历克斯·加特纳说。“琼斯说要一视同仁,不能厚此薄彼。这意味着兽人演员不能有电脑制作的痕迹,要和人类演员一样真实。他们必须各有特色,让观众心生亲近。”




当工业光魔的美术师开始筹备CG相关工作时,加文·巴奎特已经着手于概念设计,要基于游戏设定,抓住角色的神髓,还要通过原作者暴雪的审核。

 

暴雪和影片的美术部门通力合作,双方创意激荡,共同构成了《魔兽》电影的主心骨。

 

“我们和暴雪沟通很多,讨论要如何将他们创造的世界转化成影像,”


巴奎特说。“他们的美术师创造了生物和武器,我们则负责场景”。这是非常具有创意的合作关系。




少量硬核玩家与大量非玩家美术师协力工作,保持了团队的热情和专业。“懂游戏的成员和不懂游戏的成员同心协力,”


巴奎特说,“这种做法相当有效,一些人不会被游戏束缚住,能够产生一些不一样的好点子。”




▍王国始建



随着《魔兽》电影制作的推进,概念要逐渐演化为现实,因此剧组需要一个大本营。由于艾泽拉斯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邓肯·琼斯想要一个摄影棚来搭建内景,一个相当巨大的摄影棚。

 

“这和我此前参与的影片不同,对于摄影棚规模有很高的要求,”


布伦特·奥康纳说。“我们考虑过伦敦、考虑过多伦多、考虑过新奥尔良,最终认定温哥华是最佳选择。”



温哥华是加拿大的电影制片之都,是少有的能满足《魔兽》拍摄需求的场地,拥有好几个巨型洞窟一般的摄影棚。“我们得找个足够宽敞的地方来安放布景,琼斯希望白天的场景和真的一样,这就需要足够高的天花板来安放照明设备,”


奥康纳说。“首要挑战是腾出足够的空间。”



电影《魔兽》将摄影棚设在加拿大电影公园工作室。电影公园由四幢建筑组成,《魔兽》剧组包下其中三幢,以备不时之需。

 

“在以往,这些场景都只是布景而已,但为了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我们用电脑特效把场景都做成了立体的。”


加文·巴奎特说。“几乎所有场景都可以从背面拍摄,或者从不同角度拍摄。这让琼斯感到创造了属于他自己的世界。”




剧组也会在温哥华附近的空旷地带拍摄外景。“我们用到了一栋存贮卷筒新闻纸的建筑,”


奥康纳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布景搬进去再搬出来。说实话,我们搬出去的时候,就在考虑补拍镜头的时候怎么回来。”




此前已经决定,电影中的CG兽人将采用动作捕捉技术,但琼斯无法接受他的兽人演员不在布好的场景里表演。


查尔斯·罗文解释说。“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希望动作捕捉能在实际场景中完成,而不是在空无一物的虚拟舞台上,”


“我们希望一切事物都是真实的,无论是兽人的锅炉、巨大的村庄或是山体的一角,这些都是真家伙。”




美术导演丹·赫曼森将艺术指导的设计转化为实物。“加特纳和其他美术师绘制出概念设计稿,我则帮助布景设计师理解其物理结构,”他说。当布景完成后,魔兽风格呼之欲出。

 

奥康纳说:“和现实世界不一样,但也不会太脱离现实,”


“就像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现实。”




电影《魔兽》从2013年10月开始筹备,


2014年1月,邓肯·琼斯才正式开拍。

 

拥有了理想的剧组和演员班底,找到了让奇幻场景扎根的地方,琼斯终于集齐了自己需要的工具。有了这些,他终于可以开始讲述《魔兽》的故事,以反类型的叙事方式,描绘分属两大阵营、彼此交战的英雄们。

 

“奇幻故事能在不冒犯观众的同时,深入探究一些问题,”


琼斯说。“能让观众敞开胸怀,去拥抱幻想世界。”




震天的战鼓仍在回响,剧组还要破解视觉特效的密码,赋予兽人生命,但玩家已经可以身临其境了,用琼斯的话来说,是时候


“开始横跨艾泽拉斯的旅途了。”

 

原载于《魔兽电影官方设定集:穿越黑暗之门》。



长按二维码,关注电影《魔兽》官方公众号!更多精彩活动等你参与!


点击“阅读原文”,与他/她一起前往艾泽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