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鬼为复活竟然来抢我的魂魄

鬼大爷鬼故事2018-06-19 15:37:20

    林越把头从窗口探出来,这里正好可以看到学校的操场。此时,天刚黑下来,操场上的路灯还没有亮,几个晚归的同学正从操场上穿过,准备回寝室。篮球架的下面,林越的女朋友陈小惠正神情焦急地站在那里。

    林越揉了揉眼睛,仔细地观察着陈小惠的一举一动。

    林越所在的位置,是一栋教学楼的六楼。刚才他给陈小惠打去电话,约她在操场上见面,放下电话,他却跑到了这里,因为他需要印证一件事情。

    时间过得很快,操场上的光线变得很暗了,陈小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样子是要给林越打电话。就在这时候,林越看到了那条黑影。

    那是一条很模糊的影子,它就紧贴在陈小惠的后背上,两只手死死地抓住陈小惠的长发,把自己吊起在半空。它看上去非常轻,随着陈小惠的转动不停地飘起落下。

    冷汗顺着林越的额头流下来,他慌忙蹲下身子,挂断陈小惠刚刚打来的电话,就给好朋友吴霆打了过去。

    这次,要不是吴霆的提醒,林越也不会想起跑到这里来暗中观察陈小惠。据吴霆说,他已经不止一次地看到陈小惠身后的鬼影了。

    听完了林越的讲述,吴霆倒显得很镇静,一边叮嘱他不要惊动陈小惠,一边说,自己准备一下就过来。

    虽然不知道吴霆究竟要准备什么,但林越还是相信,这个平日里就总是神神秘秘的家伙,一定会有帮助陈小惠的办法。

    因为怕陈小惠等不到自己而独自回寝室,林越按照吴霆告诉自己的办法,给陈小惠打了电话,借口说自己正在外面往回赶,要陈小惠再等一会儿。放下电话,他再一次偷偷地探出头去,这一次,他看得更加清楚,那条黑影就像一条鼓鼓囊囊的口袋,好像随时都会把陈小惠装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林越从地上跳起来,飞快地跑到门口,探出头去。

    走廊里没有灯,黑暗就像一层撕不破的幕布,把他的目光都压扁了。

    黑影从楼梯口缓缓地拐过来,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林越还是可以断定,这就是吴霆。正要叫他,忽然,他猛地捂住了嘴巴,因为他清楚地看到,在吴霆的后背上趴着一个人,一个几乎和陈小惠身上一模一样的人。

    不对,应该说是一个鬼才对。

    原来吴霆的身体也被鬼占据了,难怪他能够看见陈小惠身上的鬼影。

    冷汗再一次流了下来,林越不敢出声,慢慢地退回到屋子里,小心翼翼地钻到了一张桌子的下面。忽然,一种更加可怕的想法冲上了脑际:自己不是也看到了二人身上的鬼影吗,难道自己也……

    一团冷气从身后漫过来,身体好像瞬间就被这冷气浸透了,林越颤抖着差点儿坐到了地上。

    林越不敢出声,目光紧紧地盯住地面,很快,他就看见吴霆的双脚踏进了屋子,好在从吴霆的双脚上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林越尽量把头压低,但还是只能看到吴霆的半个身子。他后背上的鬼影更加清晰地呈现在了林越的眼前,连鬼影那一张惨白如雪的脸都看得非常清楚。

    林越一动不动地趴在桌子下面,看着吴霆的双脚慢慢地走到了窗前,好像在探头向楼下观察着。然后,缓缓地转动着,很久之后,大概觉得是自己走错了房间,吴霆慢慢地走出了屋子。

    听到隔壁的屋门发出一声轻响,林越立刻从桌子下面爬出来,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屋子,撒腿就向楼下跑去。

    刚刚跑出教学楼的大门,就和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在了一起,竟然是一直在操场上等着自己的陈小惠。

    “林越,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说还没到学校吗?”看到神色慌张的林越,陈小惠不禁有些狐疑,大声地问道。

    “我……”林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双眼却飞快地向陈小惠的后背上看去。由于距离很近,林越看得非常清楚,那条黑影依旧紧紧地贴在陈小惠的后背上,五根尖利的手指钩住陈小惠的头发,好像已经深深地刺进了她的头皮。可奇怪的是,陈小惠竟然浑然不觉。

    林越不敢说出来,结结巴巴地说,自己是来找白天的复习资料的。

    陈小惠显然有些不相信,但她并没有继续追问,拉起林越的手就向操场上的一处角落走去。

    那处角落很僻静,以前二人也曾经来过,紧靠着围墙的一角。一棵大树生长在围墙边,密密的枝叶遮挡着半面围墙。中午的时候还会有好多同学来此,坐在树下看书,或者玩手机,惬意得很。可现在,林越却忽然感到一丝恐怖,好像那棵树后隐藏着什么怪物,随时都会跳出来。

    陈小惠拉着林越的手坐到了树下。她的手很凉,手心的部分还有些坚硬,就像生满了老茧,林越记得她的手可是一直都很柔软的。偷偷地转动目光,林越惊恐地发现,在陈小惠的后背靠到大树上的时候,那条鬼影竟然从她的后背钻进了她的身体。

    “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我?”陈小惠好像感觉到了林越的紧张,看着他额头上那聚集的汗珠问道。

    林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在这时候,教学楼的一扇窗口里传来一阵响声,紧接着,吴霆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那里。

    他好像是被人从后面推着,身体紧贴在窗口的边缘,双手紧紧地抓住两侧的窗棂,拼命地挣扎着,可还是不由自主地向窗外挪动。

    “不好,吴霆好像很危险!”林越不由得惊呼一声, “呼”地一下站了起来。

    陈小惠也看到了这一切,一张原本就略显苍白的脸瞬间变得更加惨白。

    “吴霆怎么会也在这里?”她吃惊地问道。

    林越的脸已经扭曲,一定是吴霆身后的恶鬼在捣鬼,他是为了帮助自己才来的啊,可自己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救他。

    眼看着吴霆的身体已经被推出窗口,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两个人再也不敢迟疑,几乎同时跳了起来,大步向教学楼冲去。

    二人摸索到了六楼的走廊,循着声音来到那间屋子,林越这才吃惊地发现,屋门竟然是紧紧关闭着的。

    “吴霆,你在里面吗?”林越此时已经顾不得害怕,握紧刚刚从大树下捡来的一根粗树枝,大声地问道。

    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呜呜的声音,好像吴霆的嘴被什么东西塞住了。林越鼓起勇气,挥起树枝就对着屋门猛砸。可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这根树枝已经腐烂了,竟然“啪”地一声折断了,林越也向后踉跄了两步,差点儿跌倒。

    就在这时候,一件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陈小惠后背上的那条黑影,竟然高高地飘了起来,双脚踏着陈小惠的头顶,向前猛地一扑,如一条细细的丝线,沿着屋门的缝隙钻了进去。

    随着黑影的消失,陈小惠好像忽然间被人打了一巴掌,身体轻轻一晃,靠在了林越的身体上。

    一见鬼影不见了,林越的胆子立刻大了起来,一把抱住陈小惠就跑到了走廊的尽头。

    屋子里传来一阵令人害怕的打斗声,没多久,房门就被猛地踹开了。脸色惨白的吴霆从里面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一眼看到林越和陈小惠,立刻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扑了过来。林越欣喜地看到,趴在他后背上的鬼影也已经不见了。

    三个人躲在走廊尽头的暗影里,侧耳倾听着屋子里不断传来的声音。

    “是、是小惠身上的恶鬼救了你吗?”林越的声音还带着丝丝颤抖。

    “我、我看清了。”吴霆喘着粗气,好半天才回答道, “那个黑影根本就不是什么恶鬼,而是陈小惠自己。”

    “你说什么?”林越大吃一惊。

    “是陈小惠自己的灵魂。”吴霆肯定地回答道, “准确地说,是她身体里的一缕魂魄跑了出来,她一定是在这之前受到了什么惊吓,把这缕魂魄给吓丢了。现在它自己找回来了,只是还没能够进入她的身体。”

    “那……”林越的眼睛瞪得老大,用手指了指吴霆的后背,示意他,自己也曾经看见有鬼影趴在他的身体上, “你不会是想说,你自己的魂魄也和小惠的一样,刚刚才找回来吧?”

    吴霆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后背,然后,竟然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么,刚才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自己的魂魄要害死你?”林越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是的。”吴霆回答, “刚才是真的有恶鬼要害死我,要不是我的那缕魂魄保护我,现在你们看到的应该就是我的尸体了。这间教室闹鬼,我其实早就听说过,刚才还在想,你怎么会选择到这里来观察陈小惠。所以我说要准备一下,可没想到这个恶鬼这么厉害,根本不给我还手的机会。如果后来不是陈小惠的魂魄跑来帮助我,估计我也已经不在了。”

    吴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被揉搓得不成样子的纸符: “这是我从一位大师的手里求来的,可惜,我连掏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一旁的陈小惠静静地听着二人的对话,好半天才弄明白二人的意思:原来自己和吴霆现在都是少了一缕魂魄的人。

    “我们的魂魄现在还在和那个恶鬼搏斗,你确定它们会取胜吗?”她用力地抹着额头上面的冷汗问吴霆。

    “我不能确定。”吴霆犹豫着摇了摇头,大声说道, “所以,我们要尽快想办法帮助自己的魂魄,一旦失败,那缕魂魄就会消失,我们将变成呆傻的半命人,甚至连身体里的另外两缕魂魄也会随之消散。”

    吴霆的话叫陈小惠和林越再一次感到浑身发冷,相互间对视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吴霆的目光在二人的脸上扫视着,最后停在了林越的脸上,低声问道: “现在我和陈小惠都很危险,而我们手里只有这些一直没来得及使用的纸符,如果我说,现在我们就冲进去解救我们的魂魄,你敢去吗?”

    林越的目光落在了陈小惠的脸上,略略沉吟了一下,立刻就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吴霆满意地大声说道,然后又看着陈小惠, “小惠,你守在门口,我们进去后如果遇到危险,你就立刻去找人来帮忙,只要人多了,阳气就会压制住恶鬼的阴气,我们就有取胜的可能。”

    陈小惠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忙不迭地点着头。

    “我们走。”吴霆说着分出两张纸符递给林越,稍稍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然后大步向屋子冲去。

    林越高举着纸符,也冲了进去。

    一踏进屋子,二人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陈小惠和吴霆的魂魄,就像是两条长长的大蛇,紧紧地缠绕在一条硕大的黑影的身上,看样子是要把它扳倒。可黑影的力量十分强大,两条生满了霉斑的手臂就像是扭曲的钢筋一般,紧紧地把它们夹在腋下。

    “放开它们!”吴霆大吼一声,挥舞着纸符就扑了过去。

    恶鬼看到二人手里的纸符后,好像也感觉到了危险,不由得大步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窗口。模糊的脸上扯起一抹冷冷的狞笑,然后,忽然一个转身,赶在二人接近之前,带着陈小惠和吴霆的魂魄,从高高的窗口跳了出去。

    “不好!”吴霆惊呼一声,飞快地跑到窗前,俯身向下面望去。

    恶鬼依旧死死地夹着二人的魂魄,就像是一片在狂风中翻滚的枯叶,极快地向远处飘去。恶鬼在距离窗口很远的地方落到了地上,回过头来,嘲弄地看着二人。然后,它忽然再次跳起,如飞一般地向那个生长着大树的角落冲去。

    “追!”吴霆大声地对林越喊道,当先向门外跑去。

    藏在走廊里的陈小惠,已经从门缝里看到了这一切,她惊慌地跟在二人的身后,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再次来到那处角落,林越感到了一股透骨的寒意直逼过来。那棵大树就像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巨大鬼影,在夜风中不断地发出冷冷的笑声。冰冷的围墙护栏在阴影下战栗着,随着冷风发出呜咽的怪声。

    “小惠,你还是等在这里吧,我和吴霆去。”虽然林越也是冷汗淋漓,但他还是对身后的陈小惠说道。

    陈小惠停了下来,目光复杂地看着二人的背影。

    吴霆和林越小心翼翼地挪到大树下,蹲在阴影里向四周巡视着。

    “吴霆,你看,那是什么?”林越忽然指着围墙外面的一处凸起,声音颤抖着问道。

    顺着林越的手指,吴霆看到在不远处的一片人工草坪上,有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就像是一件被扔掉的旧衣服,平展展地铺在草地上,随着夜风在不停地抖动着。不对,那不是抖动,而是蠕动,换句话说,它正在草尖上面爬行。

    “走,我们去看看。”吴霆缓缓地站起来,从围墙上面爬了过去,轻手轻脚地向那件东西靠近。

    渐渐接近时,二人终于看清了,那竟然是一个若隐若现的人体。从那一头浓密的长发上,二人很快断定,那是陈小惠的魂魄。

    陈小惠的魂魄好像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头顶上面的皮肤已经撕裂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一直延伸到脸颊的中间。奇怪的是,血口子里面空空如也,根本就看不到骨头。

    确定是陈小惠的魂魄后,二人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很快,吴霆的心就又沉了下去:既然陈小惠的魂魄在这里,自己的魂魄又被恶鬼带到哪里去了?不会是已经……

    在吴霆的催促下,林越叫来了陈小惠。

    看到自己的魂魄被糟蹋成这个样子,陈小惠被吓得差点儿哭出声来。可她很快就忍住了,按照吴霆的说法,自己只有尽快把魂魄收回来,才有可能通过它找到吴霆的魂魄。

    魂魄虽然受了伤,但看到了自己身体,还是支撑着慢慢地爬了过来,陈小惠紧紧地闭起眼睛,不敢去看魂魄那恐怖的样子。

    林越睁大双眼,亲眼看着陈小惠的魂魄吃力地爬到了她的后背上,然后,双手抓住她的头发,把自己高高地吊起在空中。

    魂魄一挨上身体,陈小惠就像忽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黯淡的双眼猛地睁大了,目光在二人的脸上飞快地掠过,最后落到了吴霆的脸上。

    “你怎么还在这里?”陈小惠的嘴巴轻轻翕动着,声音却是从她后背上的魂魄那里发出来的, “那个恶鬼说,你的魂魄和它的身体正好相配,它的阴魂很快就要涣散了,而身体还完好无损,所以它要借助你的魂魄活过来。”

    “它们现在在哪里?”吴霆的脸色大变,焦急地问道。

    陈小惠的一只手向围墙的那棵大树上指了指,示意那个恶鬼就隐藏在那颗大树上。

    吴霆和林越同时抬起头来,这里距离那棵大树并不远,高高的树枝在半空中微微抖动着,如同无数只鬼手。

    吴霆看了一眼林越,此时,林越也已经不再害怕,对着他摇晃着手里的纸符,示意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二人从围墙上面爬回来,慢慢地向大树靠近。

    终于又来到了那棵大树的下面,二人拾起头来,浓密的树枝严严实实地遮挡着天空,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影子。就在二人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身后的围墙上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声,紧接着,一条淡淡的鬼影就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骤然间出现在二人的眼前。

    这正是那个带走了吴霆魂魄的恶鬼,它的样子此时更加模糊不清,就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可它的力气还是出奇地大,一条粗粗的绳子被它紧紧地攥在手里,绳子的另一端,结结实实地捆绑着吴霆的魂魄。

    看到自己的魂魄居然被捆绑着,吴霆不由大怒,大吼一声挥舞着纸符就向恶鬼扑去。

    林越则迅速地跳起来,打算跑过去解开捆住吴霆魂魄的绳子。就在这时候,又一条黑影疾风一般地扑过来,从后面一头撞倒了吴霆,然后又飞快地转身,挡在了林越的前面,双手一抬,就把林越也推倒在地上。

    二人吃惊地发现,这条黑影竟然是刚刚回到了陈小惠身体旁边的那缕魂魄。

    看到竟然是陈小惠的魂魄袭击了自己,林越和吴霆都不由地呆住了。

    “你们都被我骗了,还真的以为我是陈小惠的魂魄。”那条黑影飘起在空中,声音带着丝丝冷意,一只手却指向了那条淡淡的鬼影, “其实我也是一个无处安身的孤魂野鬼,要不是被这位鬼大哥救下来,我早就被带入地狱受苦了,所以我才决定帮助它。”

    “你……”林越和吴霆几乎同时怔住了,目光投向了身后不远处的陈小惠,却发现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我一直附身在陈小惠的身上,就是要帮助鬼大哥找到像你一样和它身体相合的魂魄。”女鬼继续怪异地冷笑着对吴霆说道, “我早就注意到了你,并想尽办法才把你的魂魄引出来。本来还在想着如何引诱它彻底离体,没想到你却去了那间教室,正好给了鬼大哥机会,它这才会把你的魂魄带走。”

    “原来你们早就设计好了,利用陈小惠来骗我们?”林越明白了,大声地吼道。

    “要怪,就怪你们自己没有认出我来。”女鬼打断林越的话, “本来我们还想,只要有了吴霆的一缕魂魄,暂时先叫鬼大哥活过来,等再有机会,我们再想其他办法寻找另外的魂魄,这样鬼大哥就不会因为只有一缕魂魄而呆傻了。没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这就怪不得我们了。”

    “我的魂魄马上就要被学校里的阳气打散了,现在,我就把吴霆的魂魄全部拿走,等我活过来,再好好报答你们吧!”那个被称为鬼大哥的恶鬼冷笑着说道,开始一步步地向倒在地上的二人逼近。

    林越和吴霆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咬着牙从地上跳起来,高高地举起了手里的纸符。

    这时候,陈小惠也清醒了过来,瞪着一双茫然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忽然,她从地上跳起来,俯身就向飘在空中的女鬼撞了过去。

    夜风很冷,那棵大树的树枝依旧不断地发出响声,冷漠地注视着下面的几条黑影……

鬼大爷鬼故事公众号:guidayecom,喜欢看鬼故事的朋友记得订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