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不是想当就能当

云险2018-01-13 05:19:36

       在日常审理车险涉诉案件中,我们对驾驶员酒驾、无驾驶资格等情形,在交强险限额内先予垫付,然后再向致害人追偿的一套流程,较为熟悉,但若三者方的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先予赔偿三者,然后再要求我们赔偿时,我们是否也应按照这套流程予以赔付呢?最近,辽宁地区发生的一个车险诉讼案件较好的回答这个问题,在这个案件中,法院对交强险中的“当事人”的范围予以了明确。

       


1案情简介


 2013年11月,申某醉酒驾驶标的车撞到路中央隔离护栏,进入对向行驶车道后与刘某驾驶的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两车受损,刘某、乘客孙某受伤,乘客沈某死亡的交通事故。

 经交警队认定,标的车驾驶员申某负全部责任。

 三者车投保承运人责任险,依照法院判决,三者车的保险公司向沈某家属赔偿20万元,向孙某人伤损失赔偿8290.6元。赔偿后,该保险公司起诉申某、张某(车主)及交强险保险公司赔偿其前期垫付的赔款208290.6元。


2案件争议点


   依据交强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驾驶员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保险公司仅负责垫付抢救费用;最高院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第三人人身损害,当事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二)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

   在当前司法环境下,大多数醉酒驾驶案件三者方起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赔后追偿,法院基本上都会予以认可。

   但该案件与一般的垫付追偿案件有所不同,是保险公司向三者家属赔偿后,再向交强险承保公司进行追偿的案件。三者车的保险公司是否符合解释第十八条中“当事人”的规定,并没有明确,原告认为基于交强险的规定,被告应赔偿后再向致害人追偿,而被告认为原告主体不适格,法院应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3法院判决

       经过原被告双方庭审质证辩论,一审法院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十八条规定中的“当事人”,应理解为包括交通事故受害人的第三人或者近亲属,原告并不属于该条解释的“当事人”范围,故原告主张被告交强险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于法无据。故驳回了原告要求赔偿的请求。

4法律分析

        从交强险立法的本意来看,是为了最大程度上保护人身受到伤害的第三者及其近亲属的利益,而非其他权利人利益。而最高院制定本条解释的本意也基于此。

       虽该解释第十八条未明确当事人的范围,但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从该解释上下法条的连续性来看,本解释中的“当事人”应理解为“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

       与此同时,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理解与适用》书中规定:该解释条款中的当事人,应当理解为包括交通事故中的受害人的第三人或其近亲属。虽然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此案件是否应当赔偿,但从法律制定的本意、法律条文的上下文理解及最高院制定法律条文相关法官出版的书中,均支持此案件当事人不适格,交强险应拒赔的观点。

       目前,原告不服一审判决,已提起上诉,该案最终的判决结果,让我们拭目以待。

(该案例由中国大地财产保险吉林分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