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道路设施造价联盟

【科幻】沙塔 07

楼主:史里有毒 时间:2018-06-19 04:04:29

 

早晨5点,空荡荡的地铁上,太子正看着新闻。

车厢里没有其他乘客,所以旁边和对面坐了几个保镖,好像整节地铁都被他们几个人包下来了。

秘书趁太子变换电子纸新闻之际,凑上来关切的说道:主任,您这3个月太辛苦了,昨天又是通宵。您有一点白头发了,要不要我去预约下整容护理?

白头发又出来了吗?太子抬起头,满脸憔悴,接着他眼睛余光扫到了薄如蚕翼的电子纸上的新闻头条,正是他90岁的父亲,神采奕奕,整容保养极好,看起来就是二三十岁的英俊模特,想了想,太子叹了口气:“那去预约吧,还是李教授,目标不变:和总裁相似度50%就可以,头发最重要,毕竟我也50多了,让他给我准备替换的头部皮肤。”

能给我安全感的,也就是能和这位神长得挺像了……”太子举目四望,看着空荡荡的车厢,心里又添了无声的叹息:还有孤独……看来坐地铁是对的,没有人盯着我观察我,轻松好多……”

本来对于大都会这种世界之城,凌晨5点地铁也可以人满为患,但太子坐的这条线可能就是唯一一条没多少人的地铁,因为它的起点是《郊外野生动物园》,一座城外占地极广的自然风景区。

这野生动物园也是新世界集团的产业,由《新世界野生动物保护慈善基金会》发起创立,利用自己的滔天权势,不仅在城外划去了大量自然园林,甚至于将一条地铁起始站定在了那里。

那里可近乎荒无人烟,动物园也极其简陋,就散养着几只老虎与几条蔫巴巴的鹿,收费暴贵无比,进去之后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因此即便是节假日父母和小孩也不会去玩,这条地铁头几站没人乘坐。

而太子近乎在动物园办公了——因为动物园的地下才是真正的113号实验室。

至于燃这些外人认为的113号实验室,建在城市边缘的一座区区几十层大楼?

那怎么可能载得动脑部科技这项生化科技的王冠?

那不过是个幌子。

动物园地下就是个可防核爆的巨大地下掩体,可容纳几百人生活和工作;

甚至于,新世界集团在动物园地下秘密安装了一台冥王星级别的量子计算机,运算能力比航天总局计算火星移民科技的量子机还要强一个级别!

窥视人脑部的秘密不比移民火星容易多少。

而新世界不惜一切代价的在这个领域投入!

当然由于太子的故意怠工与无能,脑部科技水平几乎从未启用过那台计算机,大部分工作就在幌子办公楼里打打闹闹的完成了,成果仅仅健脑补品和几十种毒药和毒品而已。

不过由于总裁的坚强意志,以及矮子的无比野心,终于太子无奈的开始频繁去了动物园,面对一库房从猴子到猩猩的灵长类动物,每天杀死几十只——仅仅是为了拟定Ω的大体致残量、致死量。

人体试验马上就要展开,不估算临界量怎么可以?

当然对于太子还有几个月时间,在113号实验室大楼那些志愿者目前试验的都是成熟的健脑药——新世界集团怎么可能允许大量尸体运出自己的办公楼?

这些小白鼠会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揣着厚厚的钱离开大楼,而只有基因符合标靶的试验体会被重金利诱进入真正的脑部试验,地点在荒郊野外的动物园。

那时候,等待他们的只有植物人、疯子和死人三种可能,而且还会永远的人间蒸发。

自诩关心人类尊严的太子压力非常大,以至于返回办公楼都不想坐直升机或者无人车,那些他的私人空间太小了,他执意坐地铁。

作为一只猴子,从国王的膝盖上跳下来,逃离宠臣的目光,融入市井的人群,谁也不认识自己,谁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只有那样才会让自己无时无刻如芒在背的压力和自卑消失一下。

这条地铁五六站后人才多了起来,因为周围终于有大量住宅区了,但这个时候,太子已经下车了,他走出地铁站,抬头就看见了街角上那座气势宏伟的大楼——他曾经的老巢,113号脑部实验室。

穿过清晨的薄雾,太子有些不情愿的迈步朝那楼走去,一脸我本无家可归的表情,就在这时,街边24小时营业的速食店里冲出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越过护栏,直朝太子扑来。

说时迟那时快,保镖一拥而上,1秒钟就把那人摁在地上,那家伙竭力伸长的手指距离太子皮鞋只有1厘米的距离。

木偶!帮帮我!那人脸摩擦着路面大吼。

太子定睛一看,叫了起来:怎么又是你?!!不是给你钱了吗?

那个人就是燃。

================

三个月前,燃从113号回到了得胜设备租赁公司,刚进大门,正好在休息室的丽姨看到他就叫了起来:

小燃,你怎么了?脸色煞白煞白的,生病了吗?

燃把头别过去,不让丽姨看到自己的脸,挥着手强笑:没事,没事,天天宅着偶尔出去,也许是被风吹的。

但丽姨没有放开他,她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到休息室阳台上,小声的关切说:最近压力很大吧?

唉,没啥压力。唉。燃随便应对着关心,心里却乱成了一堆麻,113号实验室里的经历可以说彻底践踏了他的自尊:以为是知己的“木偶”,说他是个庸才,编的《沙塔》是垃圾,最后还不让他做试验,撕毁了协议,施舍乞丐一样给了他10万。

想着想着,燃无比失落和屈辱的又叹了口气。

年纪轻轻叹什么气啊?丽姨不知道这些事,继续说:我听我老公说了,你那个编剧不卖座,肯定赚不到钱。家里的房租和这里的租金马上都要交了,快没钱了吧?我可以借给你一点…..”

别别别!丽姨!我有钱的……”燃愕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才把脸转了回来,满是感激。

别逗了!丽姨重重的一拍燃的胳膊:你有什么钱?我借给你钱,有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燃愣了下。

丽姨小声说:“我有个同学现在开培训学校,是校长。上次见面聊了下你,他那里有编程班、设备维护班,我觉得挺适合你的。别搞你那些艺术品了,那个学门手艺,说好了,学费五折还可以申请就业培训贷款,三个月后你找到工作赚钱就能还……

又是一个认为自己是垃圾的?!

燃勃然大怒,大吼一声:都看不起我???我是天才!我就是天才!我的《沙塔》还没写完!我凭什么要放弃?

说罢气冲冲的逃也似的进了自己工作间。

盯着全息影像台,燃觉得内心的绝望和屈辱慢慢的都变成怒火,就像古董水壶里面的水沸腾,冲的盖子啪啪啪的响。

不就是看我观众不够多吗?你们都以观众来判断一匹千里马?可笑的白痴们!燃握拳咬牙自言自语着:不就是观众吗?那是我以前没有奋力推广自己的作品!现在你们给了我钱,好好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一颗珍珠是不会被沙子埋没的!我要开始推广!

怒火推动着燃,就如蒸汽机推动车轮一样,愤怒越燃烧,效率越高,燃说干就干,立刻联系了平台上的编辑,要求推荐自己的作品。

但是编辑笑喷了:老兄,你的作品观看率太低了,留言率也达不到要求,除非我是CEO,而你是个美女,而且JC抓不住我潜规则你的罪行,这件事才有可能。

官方渠道不行,那我花钱找私人平台不就得了?

燃很快联系一位拥有十万粉丝的资深评论家,想让他推广下自己的作品。

2——3万!对方干净利索,不愧是资深评论家。

“幸好多了10万块,要是以前,怎么付得起?”燃暗自庆幸,然后咬牙答应了,毕竟对方在作者圈里也算鼎鼎大名,几个小粉红影作家早期都是他推荐的。

“我先看看你的作品。若你有潜力,我会给你打折的,我可是很喜欢千里马的。可以长期合作。”对方看燃一口答应价都不还,换了态度,看起来有些被震住了。

于是燃从下午呆到晚上12点,没有出过工作间的门,也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工作,就死死的盯着影像全息台,时刻等着资深评论家的回答。

终于全息台魔法一般亮了起来,各种颜色的色素块火焰灰烬般冉冉旋转上升起来。

来了!燃立刻危膝正坐,等候对方的旨意。

资深评论家影像出现在全息台上,拿手遮着脸,有些尴尬的样子。

老大,看完了吗?怎么样?我的《沙塔》还算可以吧?燃急吼吼的叫道。

咳咳,老弟,我最近业务很多,可能排不过来你的推荐。评论家犹犹豫豫的说道。

不是2万就能上吗?!你下午就这么说的!燃吃了一惊。

评论家干咳了几声:“真……突然排不过来了……

“3万!燃以为对方要加价,那就加,反正钱是人家施舍乞丐给的。

唉!评论家长叹一声,说道:

那我说实话吧:老弟,你的活儿我没法接。我们评论界和你们创作界一样的,竞争很激烈。我们双方都是粉丝就是力量就是金钱,我们是收钱但不能什么钱都收啊!况且我也是个刚起步的小评论家,我不敢砸我自己的名声换钱……”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你到底要多少钱?枯坐一天没有进食的燃感到脑袋昏沉沉的,已经思考不了对方的意思了。

很简单!我要是推荐你,我会掉粉的!人家会认为我屎都吃的!你钱咬手不敢要!拜拜!评论家说完,立刻消失,逃了。

推荐我,掉粉?

我的作品是屎?

我的钱咬手?

这些话轰然在燃脑海里回响,震得他呆如木鸡。

你们串联起来骗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是新世界的人利用权势整我?我怎么得罪他了?是我前不久把主角那个泥偶傀儡羞辱的太狠了?这是套路啊,我后期会让泥偶大杀特杀、风光无限的啊!燃的愤怒突然变成恐惧了,他浑身哆嗦着。

不可能啊?他什么身份?新世界的太子爷!我什么身份?世界上还有这种睚眦必报的怪物?不可能啊!他以前对我很好啊!很快恐惧还是被理性套住了脖子变成了惊疑不定。

几天后,新世界给的钱还是花了出去,有人不敢收,就有人敢收,一些评论人陆陆续续的推荐了《沙塔》,但都是不知名的评论人。

不过观众那边反响却出乎燃的意料:

不停的有人加观众群,进来之后就是打广告;偶尔有一两个进来破口大骂说燃给他们投毒。

最可怕的是,即便不停也是很少的人,连骂的人都稀少。

三天后,瞪着再次沉默的观众群,燃面如死灰。

我编的真是垃圾?燃颓然往后倒,然后从椅子上滑到了地板上,他也没有起来的意思,就那样躺着,瞪着眼,不停的自言自语。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