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与周恩来(14):澳洲新伟哥痛说中国近代史之《林彪》72

八大山人2018-06-19 15:10:55

1974年年底,为了筹备四届人大,为了人事安排问题,周恩来抱病,和王洪文飞赴长沙见毛主席。1223242527日,连续四天,主席听取他们的汇报,向二人交待各事项。

 

  直到今天,无论中外研究者,除了新伟哥外,尚无人注意期间的26日晚上。在新伟哥看来,这是中国近代史上极其神秘又极其重要的一夜。这一夜,一定会成为中国近代史研究者们望眼欲穿、要一探究竟的夜晚。

 

  当晚,毛主席把周恩来单独请到自己的住处——九所六号楼,让身边所有人回避,关上大门,就两个人,整整谈了四个多小时。

 

  按着周、王二人此行担负的使命,主席已经和他们谈了三次了,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不可能再就此问题再单独和周恩来谈上几个小时。要知道,那天的毛主席刚刚过了81岁生辰,拖着病体,人已经很虚弱了。

 

   那么问题出来了。什么天大的话题,竟然能让老人家不惜拼着自己的老命,一气儿和周恩来谈到天亮?

 

   后来有人问到周恩来,说主席单独找你谈什么了,谈了那么长时间?周恩来说主席和他谈了人事安排问题,还谈了一些理论问题。

 

   周恩来是一个可以与之谈理论问题的人吗?周是实干家。要谈理论,主席可以找张春桥,轮不上周恩来。

 

26日近午夜直到27日凌晨,四个多小时里,毛周二人到底谈了什么?

 

   我之所以对这一夜如此好奇,是因为与进去时完全不同,谈话后的周恩来,从六号楼出来的时候,好像又换了一个人一样,仿佛心中数年的积郁一扫而光,莫大的包袱一朝卸掉,用工作人员的话讲:总理好几年没这么轻松过了,当天神清气爽地回到了北京。

 

   原本不该这样。因为关于四届人大人事安排问题,毛主席对周、王二人表达得很清楚,第一句话:“总理还是总理”;第二句话:开完四届人大后,总理就安心养病吧,国务院让邓小平他们撑着吧。这等于让周恩来挂个名,实际上休息了;等于夺了周恩来的权。这对周恩来来说应该是一个天大的打击,他应该很不爽才是。但事实恰恰相反,周恩来高兴的够呛!这正常吗?

 

   我之所以对这一夜如此好奇,是因为周恩来回到北京后,随即主持召开十届二中全会,落实主席的各项指示,确定四届人大的各项会议内容。会议开的好好的,平安无事喽。即将闭幕之际,忽然,周恩来说了一句话,把大家伙儿吓了一大跳:“我要检讨!”

 

   当着中央全会的全体与会者,周恩来宣布自己要检讨。

 

   大家面面相觑,被搞的云里雾里:什么意思啊?这怎么回事儿啊?总理为什么要检讨啊?这几天你不是神清气爽挺好的嘛?总理检讨什么啊?

 

   周恩来还不讲,不明说要检讨什么,反正就是要检讨,瞧那态度还挺坚决,大义凛然的样子。

 

   主席不在场,周恩来就是老大,满会场都是他的部下,哪个敢让他检讨啊会前也没喝酒?赶紧请示主席吧!

 

   电话打到长沙,说周总理要检讨。

 

   少顷,传过来主席的两句话:总理不要检讨;还是安定团结的好啊!——无可奈何的两句话!

 

   什么意思?

 

   周恩来为什么要检讨?周恩来要检讨什么?周恩来为什么在单独面见了主席后主动提出要检讨?

 

   毛主席为什么不让周恩来检讨?毛主席为什么说“还是安定团结的好”?一旦周恩来检讨,就要影响安定团结了?

 

   我的老天,这指的是什么事啊?周恩来的检讨内容是什么啊?一经检讨,就要天下大乱!


(上优酷、YouTube,搜“澳洲新伟哥”,看视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