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没垫底!FIA F4中国首站参赛记

吴佩2018-01-16 16:55:47

不知道FIA F4的话,点击这里。

F4是由国际汽联规划的全球性方程式赛事,在全球多个国家统一开展赛事,由纳尔卡赛车引入中国,是中国地区唯一具备FIA超级驾照积分申请资格的赛事,也是目前国内最高级别的方程式赛事。


在CFGP首站跑得还算顺利的时候,突然之间接到F4的参赛许可,一番艰难的纠结以后,我钻进了F4的驾驶舱……


书接上回,一直想参加F4赛事,结果未能获得驾驶资格的审批,改跑了CFGP中国方程式大奖赛,谁知道狗屎运,不但跑了个第四名,还捡了个新秀奖。




在第二站北京站开赛前三天,我接到赛事方纳尔卡的电话:有没有兴趣试一试F4?

什么?我眼馋了半年的F4居然向我敞开大门了?这让我喜出望外,原本还希望在CFGP争夺一下积分的,如此一来立刻把这事儿丢到九霄云外了。


毕竟,F4是国内最高级别的赛事活动,能够参与中国区第一场赛事,本身就很值得纪念了。就这样,我坐进了F4的驾驶舱。




又是浇座椅,泡沫在我身下发酵。和上一站CFGP不同的是,我更踌躇满志,有了上一站出其不意的成绩,我有一种站在世界之巅的感觉,好像,我距离F4的领奖台也不太远了。



在Pit Line发车的时候,我特地试了试上一站发挥很差的弹射起步,F4的离合器非常沉重,而且几乎没有间隙,将转速控制在5000rpm之下,大脚油门弹射而出即可,而方向也变得非常沉重,和CFGP不同的是,这台车的整体操控似乎很僵硬,每一个地方都要花费更大的力气才能扳动。

这种变化带来的直观感受是,每个弯道的操作都变得更加僵硬,车子似乎很愿意甩尾,必须小心翼翼用教科书的路线稳定地刹车降档,把车子送到弯道,不等到完全入弯几乎就不敢给油,而一旦油门给得稍稍有点过分,车子又迅速地甩尾,这个过程完全不像CFGP,只能战战兢兢地跟随着赛车的节奏跑完第一节练习,自信心大为受挫。


如果说CFGP的驾驶略有几分卡丁车感觉的话,那F4就是当今纯种方程式了。

在驾驶一台CFGP时,我敢于在凶险的弯道手肘弯里狠狠地把车子抽进去,但这种源自卡丁的技巧在F4身上万万不可贸然使用,它的响应速度很短暂,如果在这短暂的重心转移中没能准确把握住方向和油门的配合,那么北京金港赛道的护墙将会是噩梦。



在看着前面一台赛车Spin后,车体180°掉头拍向了护栏,整个后车身都拍裂了,对于F4和这条赛道的恐惧感开始慢慢升起,毕竟,这是全球都罕见的一条危险赛道,一旦失控几乎就是拍墙毁车退赛收场,而身下的这台F4,明显有着一股大哥的气场,处处得敬他三分。

调车,继续。

上一节的练习我跑出了1分13秒的圈速,看了看最快的圈速大概在1分08左右,考虑到我并没有拼抢晚刹车点,大概还能找到1-2秒的进步空间,看来这个成绩也不会特别垫底了,因为隔壁两位似乎更加菜鸟,1分20秒+的成绩。




我让技师给我调了camber,让车子的尾部变得更安定一点,同时把节奏稍稍放开了几分,F4比起CFGP更稳定,在经过大直道Chicane的时候,车身的稳定程度绝非钢管车架的CFGP可比。


另一个特性是中国版的F4有着全球最大排量的发动机,与日本F4一样,中国版本的F4采用的是2.0L排量的发动机,由吉利提供,尽管首站比赛将转速锁定了,但强悍的扭矩依然让车子有更好的动力表现。



两节练习下来,人已经是累到瘫痪,圈速提升到1分12秒。


早前,对于比赛的理解更多是技巧的层面,刹车切弯给油走线,但在上一场比赛后,对赛车有了更多的理解——相比于技巧,勇气和体能会是最大的考验。F4对体能的要求尤甚,在经过十圈的练习后,基本上就只能靠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我曾经问徐浪大哥,车手为什么需要那么高的体能?大哥说,其实开车并不需要太多体能,但只有充足的体能,才能保证有足够集中的注意力去拼抢赛事。

我是在第十圈的时候想起这句话的,在3号弯我错过了刹车点,等我再果断补上刹车的时候,车子已经丢掉了正确的线路,低头看了看方向盘,圈速已经降到了1分13-14之间了,在体能不够支撑的时候,我唯有将赛车开回Pit。

当天我自嘲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求不垫底。”赛事运营方纳尔卡公司的苗总安慰我,你还是稳稳妥妥地完赛吧。




恩,完赛似乎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毕竟,能参与到全国第一场F4比赛的角逐,毕竟,能和Jilio、崔岳等一票中国优秀的车手同台竞技,已经足够我写回忆录了。

故事的结局远不止此,周六的排位赛一开始,我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垫底的那个人——原来周五两个垫底的车手只是来练车的,并不参与赛事。巨大的压力突然就升腾起来,顶着压力跑出1分12秒的成绩,我比最快的车手Julio几乎有着近5秒的差距,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会被稳稳当当地套一圈。




而更糟糕的事情随之而来,我在一号弯撞车了,至今我都无法还原当时的场景,我认为我已经在保守的刹车点做了足够的制动,但我的的确确把Julio的赛车撞了,看着我的赛车拖回后场,车损已经不再是我最关心的了,我万分歉意地向Julio致歉,并且接受了赛会调查。

在作出末位发车的判决后,我的自信心下降到谷底,一种拖累感油然而生,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并不属于这里,毕竟这是全国最高级别的赛事,这是一个让自己信心直至崩溃的赛场。

我安安静静地坐在隔壁的Pit房里,那里停着属于我的CFGP赛车,我的名字还贴在车身上。我想起来前一天自嘲的朋友圈,我的好朋友素鸡老六的留言:“当驾驶变成了赛车,考验一个人的将是智商、情商。”在那个时刻,这句话有着十分沉重的意义,我再一次深刻地理解了赛车的本质。



太太鼓励我,你已经足够幸运了,以这么一把年纪杀入到了F4的赛场,要知道在欧洲,即便所有条件都具备,年过25岁的“大龄车手”也是无条件参与到F4的竞争中的。



不论如何,做好垫底工作,顺利完成比赛吧。

抢修的赛车在第二天状态不错,但我已经放弃了全力拼杀了。各位兄弟轮流到我车前鼓励我:“你不该紧张的。”这话听得很酸,不过说得也的确是真相——一个在圈速上没有竞争力的大龄车手,在最后一位发车,的确是不该有紧张感的。



我总不能再装得一副还有救的模样去比赛吧?这第一场F4也许也是人生里最后一场F4的正式比赛了,既来之则安之,用轻松的心态跑完比赛吧,留个影也许更重要,日后还要留下来给孩子们吹牛逼用的呢。

上午第一节的角逐中,我居然捡到了发车的一个空档,连超了两台赛车,此后一路有惊无险,咬着牙完成第一场F4,两位车手的退赛,我也跑赢了队友,最终拿下第九名;而下午的第二节我似乎更轻松了,不但刷新了我自己的最快圈速,也连超了两位车手,把自己送到了第七名。



不论如何,比赛结束了,再三权衡之后我决定返回CFGP赛事,对我一个大龄车手来说,享受比赛本身似乎比挑战自己更加重要,而那里似乎更适合我——谁让我在最好的年华里,错过了最合适的赛事呢。

有些事,要做就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