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标准文人”的叶德辉|另一种声音

莲城隐晖室2018-06-19 12:42:34

 

叶德辉性格自负,易冲动,用湘潭地方文化学者文鸣的话来说,“他并不是传统意义的标准文人”。


这样一位并非标准文人的叶德辉,曾经差点招来三次杀身之祸。


第一次是他反对康梁变法。他政治思想保守,当时站出来编《翼教丛编》,汇集了他攻击激进维新派人士的文章和书信,《觉迷要录》将当时的“康梁逆迹”编纂成书。“若不是后来慈禧政变,他必死无疑。”


第二次杀身之祸,是在坡子街。当时,辛亥革命的功臣黄兴回到长沙,当时市政府将坡子街更名为黄兴街。他又跳了出来,认为坡子街名古已有之,且为商业名街,不应更名,且说了很多对黄兴不敬的话语。差点又引来杀身之祸。幸亏有人保,才化险为夷。


第三次,与当时军政一体的湖南都督汤芗铭有关。他曾写文揭露汤芗铭侵犯地方资本家利益,禁止民间发行纸币,吞噬地方资产等事。原意是不署名,但见报文章赫然印着“叶德辉”的名字。汤芗铭大怒,要杀他,后来找袁世凯说情才得以脱身。


“从几次杀身之祸可见,叶德辉性格并不安分,也不怕惹事。可以说,这是个悲剧人物。”在图书馆工作多年的文鸣,对叶德辉的命运唏嘘不已。


“上世纪80年代岳麓书社曾出版《叶德辉评传》,作者把叶氏的生平分为两部分,上编政治生涯和下编学术活动,上编对叶的政治生涯作了全面的否定,下编对叶的学术活动进行了相对客观的评价、部分谨慎的肯定,这在上世纪80年代已经十分难得。但这种将同一个人的政治生涯和学术活动分割后分别抑扬的作法是不严谨、不妥当的。”


以叶德辉的死为例,关于他的死有很多种说法。人们通常认为,叶德辉是因写对联谩骂农民运动,由此被处斩。然而当时农会对叶德辉的五条公开见报的罪状中,并没有这一条罪状。


真实情况是,在处斩前一天,狱卒告诉叶德辉,即将处斩他。申诉无门的他出于绝望与愤怒写下谩骂农会的对联。文鸣称,可以说这条对联是叶德辉的绝笔。这个因果关系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么,叶德辉为什么会是一个这样反对革新的人呢?文鸣认为,“叶德辉在近代是与王国维、罗振玉、章炳麟等并称四大旧学的代表人物,他们以丰富的传统文化为支撑方享有当时较高的学术地位,当他们引以为豪的传统文化被全盘否定时,他们必然会起来反抗,以此捍卫自身的尊严和传统文化的尊严,加上叶德辉固执自负的性格,他的螳臂挡车行为就不足为奇了。然而,在人们义正词严地批判叶氏顽固守旧,不与时俱进的同时,我们是否能够在其狂妄不羁的背后感悟到其对中华传统文化命脉的忧心?我们是否以“打倒孔家店”之革命的名义将数千年来老祖宗留下的精华与糟粕一同抛弃?”


“他不停的刻书是为了传承传统文化的经典,他是一个旧时代的坚守者。”文鸣所撰写的《叶德辉传》一书,近期即将出版。届时,读者对被还原的叶德辉一定会有自己的评判。